| 首页 > 武林故事 > 正文

马香师徒轶闻

时间:2019-03-15 16:20:00   来源:摘自《武林》杂志   点击:
季和
在河北省沧州地区武术界,提起马香来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马家门”一代大师。他的徒弟王画堂传艺邢殿升,邢殿声传马灿智,四代师徒练武的奇闻铁事甚多,兹选其流传较广轶闻数则介绍如下。
一.邢殿升的师傅王画堂
邢殿升一生练功,除早晚外每天上午跌坐在他门前的一棵大槐林下练“童子十三首”,或是起来练“达摩老祖易筋经”。他和我祖父同龄,当时已是年过花甲的人了;有空时我去看他练功。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练眼睛。一个人坐在那里上下左右顾盼,特别是两只眼晴旋转起来快得像风车,正转完了反转。据说练好了眼功才能眼观路。他练听功,据说主要是心静、靠坐功来分辩四周细小的声音。他曾经对人说:达摩老祖面壁十八年,听阶下之蚁斗,宛若牛鸣。虽然自己功夫浅,已足以做到耳听八方,分辨出行么是敌人袭击之声了。
邢殿声的老师是谁?他有什么能耐呢?我是打破沙锅问到底,又向爷爷提出问题。爷爷也喜欢武术,又滔滔不绝又讲起邢殿升的老师来。
邢殿升的老师叫王画堂,王师傅这个人不修边幅,中等身材,瘦小枯于两腮无肉,两眼炯炯有神。梳着个小辩子载红疙疸帽翅,一身青布衣裳,爱穿厚底靴鞋。夏天脱光上衣,身上的肉很松弛,可一叫起劲来肉就绷的很紧,有时叫孩子们咬他胳膊上的肉。连个牙印也咬不上。这老头轻功好,爱夜行,晚上城门关了他就走城墙,人家都说他会飞檐走壁,提起王师傅的武功没有不佩服的。
邢殿升的师弟中有一个叫刘二柱的,这个人身高力大,秋天里打场收粮在场院里和别人比力气。二柱这个人能两只胳膊夹起两个石滚子。河北省的石滚子又粗又大,一个最少有二百多斤,他夹起两个石滚子可以围着场院转三圈,至少也有50丈远,力气甭提有多大了。
邢二柱性情憨厚,爱说笑话开玩笑。有一次他和王师傅开起玩笑来说:师父,您老人家功夫好是真的,可是“一力降十会”嘛,如果有个有力气的楞小子,一把把您抱起来摔出去,怕也不好招架吧。武门的尊师比文门看得重得多,王师傅听了这番话表面上没露声色,心里可很不高兴,只冷冷地说:难怪你学艺不精,问题就因为你重力不重艺,如有机会你可以试试,师傅不怪你。事情过去后,一些调皮的师兄弟怂恿二柱说,反正师傅也不怪你,你就试试看,也可以让大家看到老师的真功夫。二柱这个人爱开玩笑,没大没小地闹惯了。他回答说:试试就试试,最多是叫师父把我掉个跟头,我们看看师父的真功夫也好,事就这么定下来了。
三伏天气又闷又热,王师傅在一棵大树下喝茶乘凉。二柱和两个师兄弟也光着膀子掮着芭蕉扇凉快,他们看见师父就对二柱说,你看机会来了,你上去抱起师父就往外扔,师父轻功好,保证是一个云里翻像棉花团似的站在地下,伤不着他老人家半根毫毛,我们大家可就都大开眼界了。刘二柱这时悄悄地走到师父背后把王师傅抱起来,嘴里还喊着:“师父,我要试了”!就在这时王师傅使了个千觔坠,膀背叫劲大喊一声好!这时的二柱哎哟一声,仰面朝天地摔在地下,痛得哇哇怪叫。人们走近一看,可了不得了,二柱的胸脯上的肉被撕裂了有四五寸长,三、四分深的好几道竖血口子。王师傅说真没想到把你伤得这么重,是因为你抱我抱得太紧了。你的前胸紧靠我的后背,你的皮肉紧我的皮肉松,我一叫劲比你的肉还紧,两人的皮肉紧贴在一起,我向下一坠膀背一叫劲,在我的皮肉由松变紧的一刹那,就把你的皮肉撕开了。这也不要紧,我有治伤的好药,敷上去就会止痛,不出十天就好了。刘二柱埋怨几个师兄弟说,这回可叫你们看到师父的真功夫了、从此二柱刻苦练武,后来成了和邢殿声齐名的武师。
王师傅的故事多得很,一次天还没亮,路过一个大财主的庄院,这个庄子叫枣王庄离城二十多里路;庄主姓孙,挂双千顷牌,是个土财主。据说慈禧太后想知道他们怎么发家的,把他家老太太宣进宫去,老太太见慈禧时由于心情紧张在上台阶时摔了个跟头,慈禧一着急顺顺说了声“儿呀”,这老太太福至心灵跪地求封成了慈禧的干女,此后他们家就有财也有势了,这天孙家赶车进城去接少爷,车把式赶着一辆三匹马拉的轿车跑得很快,看见车前边几丈远处模模糊糊的有一个人走在大道中间。车把式大声么喝:闪开!闪开路!前边的人影却像是根本没听见,车把式喊了几遍前边的人就是不答理他。赶车的把式是个坏小子,他心中暗想要教训教训这个人,一鞭子把马打得快跑起来,想叫牲口撞一下这个人,再下车臭骂他几句,出出这口“闷气”,马跑起来了,前边的人走得也快了,赶出十几里地去就是没赶上。天黑时车把式有点心虚想到是不是中了邪了;天慢慢地亮了,这小子仔细辨认看出是王画堂师傅来了,他赶忙停住车跑到王师傅面前赔礼道款。王师傳冷笑一声说:小子,咱爷儿俩今天算开个玩笑吧,你小子是狗仗人势,我这里是要打狗看主;以后老老实实地赶车,再别想歪点子了,车把式打躬作揖,赔礼道歉请王师傅坐进轿车、四平八稳地把他老人家送进城去,在下车的时候,车把式怔住了,他盯住王师傅穿的那双笨重的寸底子蝴蝶蒙靴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光剩下作揖打躬了。
二.一只翠扳指引起的麻烦
王画堂的师傳就是鼎鼎大名的武师马香。爷爷说他会“隔河打牛”,炼气打穴,轻功硬功超乎常人,给我讲了关于他的“一只翠扳指引起的风波”这样一段故事。
那是一个春光明媚的早晨,南运河大堤上的护堤柳枝刚刚开花长叶,散发出阵阵清香。大堤上ー位五十来岁的老人,悠闲自得地走在树下,他就是闻名朝野的武术大师一一马香。
当马师傅在大堤上漫步时,运河里来了一只快船。船上有一位船工模样的人用黑话说:我看清了大堤上的老头带着个很好的翠扳指,你们先走,我把扳指取来再去赶你们。”这些话被马师傅听得清消楚楚;他心中暗想,看样子这个翠扳指是引出事来了,且看这个贼人如何行动吧。马师傅慢条斯理地像是没有提防的走着,脑后传来利刃劈风声音,是那个贼手持钢刀恶狠狠地朝马师傅肩臂砍了下来,马师傅早有准备闪身躲过,这个贼一刀砍空身子控制不住一步迈在马师傅前边,没等他转过身来马师傅一掌劈在这个贼小子后心上。这一掌用力大了一点,竟打断了他的脊梁,他没吭一声就吐血身亡了。一具无名男尸躺在运河大堤上,因为没人追究,过了几天地方就让人创了个坑把他埋了。
转眼间过了一年多,在马香家门前来了一位卖草药的。这个人有五十来岁,两脚踩在一条板凳止,板凳腿叫他踩进地里半尺来深,口称是要以武会友,专门拜访马香老师傅,在人群中的马香听到他的话,走上前去说:朋友你找马香吗?正好,我领你去找他。说完后就帮着人家收拾推子,把这位请到家里去了。
到了家里马师傅对这位“朋友”置酒款待,自称是马香的哥哥,说弟弟马香出门访友去了,要等一个来月才能回来,请他不要着急安心在家里等着。在此期间马香对这位朋友热情款待,亲切地和他唠家常,领他一起去参观本地的名胜古迹,也谈了些练武的事,两个人外表上象似多年没见的老朋友。
一个月过去、了,这位朋友又提出要见马香。马师傳诚恳地告诉来人说:我就是马香,一个月前你带着很大的气来找我、如果我当时就说明身份,就不可能把你请到家里来;必然是约定时间比武,二虎相争难免一伤,有些话也无法向你说清了。接着马师傅详细地和他说明了翠扳指引起的那场事端的前前后起,说明了自己当时并无心把他打死,情况紧急,出手过重,那个人就死了.马香表示领意把这个人尸骨送回家;再花一百两银子安顿他的家小,希望这位朋友帮助化解这场冤仇。来人听了马师傅的话后沉吟了一会说:我是受人之托走来找你马师傅算账的,在你老兄家吃当一个来月,根本没和老兄过过手就回去了,那是说什么也交待不下去的,我们武门的规矩大家都知道,我俩必须交交手打一次,让我带着伤回去才好有个交待,马师傅看他态度坚决,提出的要求也是情理中的事,所以就答应了。对两人比武,来人提出了“文打”“武打”两种形式。“武打”是两人对打、分出胜负;“文打”是一个人在“文庙”(孔子)“前一块石碑前背贴石碑站好,让另一人在后面隔石碑打三拳,然后交换位置再打。马香同意用“文打”,同意自己先挨他三拳,翌天早晨四更天一起去“文庙”比武,只是要求比武要讲究武德,点到为止,千万不要仇上加仇、来访的朋友也和气地答应下来了。
第二天一大早不到四更天时,两个人一起到了“文庙”前,各自活动了一会身手,比武就开始了。这时马师傅站在一块小石碑前边,后背紧贴石碑,两脚开立、双手合什,气运后背等待挨打。待马师傅准备好后,来人走到石碑后边,在离石碑四,五步的地方凝神聚气,熊步前进走近石碑,随着一声喊打,石碑断成三截。下段未动,上段前倾,石碑帽子向后倒下正砸在来人右臂上。这时一个人突然飞身向前把向下掉的石碑帽子推开,扶住来人使他免受重伤。这个人正是马香。原来马师傅并没有站在碑前等着挨打,在来人凝神聚气时,他已施展轻功纵上石碑,又闪在来人的背后了。在来人打断石碑造成对他自己生命危险时马香从侧后飞出推开石碑,才避免了这场横祸。来人此时发现马香没有遵守诺言,气哼哼地责备马香说:我闯荡江湖20多年,才知道最不守信义的就是你马香。马师傅严肃地说:你我相处一个多月,我清楚地知道你我的功底,我俩是谁也抗不过对方这一拳的。我让你先打你就先打,打完了我不死也得受伤,哪还有机会再打你,这本来是不公平的。为了化解仇冤我才暗中救你,你应该体谅我的一片苦心。来人在被马师傅揭了底以后羞恨交加。狠狠地说:这回是我没算计过你,咱们三年后再见。说罢捧着他受伤的右臂走了。事后马师傳对徒弟们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他第一天来在卖草药时把板凳腿踩进地里半尺多深,是向我示威,却也叫我看到了他的功底;他在石碑后边准备打我时,每走一步都把地皮踩出个坑来。他用他的特长和我比挨打,又争得先打我,这分明是要害人,我才不能上这个当呢。
三年过去了,又是一个大好春光的艳阳天,马香师傅走在运河大堤上,迎面一艘快船疾驶而来。马师傅一闪念想到,这船很像四年前想杀我夺扳指的人坐的那条贼船。船越走越近,马师傅已看出来站在船头上的两个人中,有一位就是三年前来访过的那位“朋友”。马师傅旁若无人地走着,心中暗想这个人三年前是说过要来报仇的;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我必须认真对待。船越来越近,船头上的人大声喊道喂!大堤上不是马香马师傅吗?我来看你来了。马香回答说:我是马香,你不是××人吗?对方回答说:对呀!我是××……,在对方的话没说完时,马师傅一声大吼“着打”,一掌向对方劈去。眼看着对方船体摇动,那位“朋友”在船头上打了个趔趄,一口血吐在河里,被另一人扶进船舱去了。后来听说船开走后不久,这个人就连续吐血身亡了。(据说马香是用了“隔河打牛”来重伤对手的,这一招必须在互相喊话,对方应声中打出去才最有效。”马师傅说:这些人总是冤冤相报,我是不能让他们上岸,讲什么先礼后兵了;不然上来一帮人肯定会多死几个人,我自己已有危险。这样狠打了他一个,别人也就不敢再来了。
关于马香和他的门徒练武的故事,我只听过一次。多少年来我很少和人们讲这个故事,觉得有些事说的是太夸张了。不过这是祖父对我讲的,他老人家与邢殿升师傅同年,多次见过王画堂师傅,十来岁时还看见过马香呢。故事中有些事是有夸张成分,但如王画堂与刘二柱的故事似手也入情入理。马香“隔河打牛”似乎有些怪异,不过马香确是兼通内外两家秘奥的武术大家。与黄宗羲作王征南墓志铭,黄百家作王征南先生传所载颇为近似,有其可供研究参考之处。此故事听过一遍几十年不忘,也足以说明其中确有其能让人信以为真的长处。按照邢殿升与祖父同年推算,邢殿升活动年代主要是在清末光绪年间:王画堂主要活动年代应在咸丰、同治、光绪年间;马香主要活动年代约在道光年间。为保持故事的真实性,其中人物都用的是真实姓名,在情节上也没作过多的描绘。马香在武术历史上应占有一席之地。
摘自《武林》杂志1994年第7期第58-60页。
  友情连接

峨眉山佛教网
  • 峨眉武术在线  峨眉武术联合总会主办
  • 联系电话:0833-5565117 电子信箱: emwswxx@126.com
  • 地址:四川省峨眉山市佛光南路274号峨眉山大佛禅院
  • 川公网安备 51118102000122号  蜀ICP备1200945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