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武林故事 > 正文

帮场子

时间:2018-04-02 15:02:01   来源:《武林》杂志   点击:
张静和(口述)泰人(记录)
在旧社会,哪个练武的遇到了困难,就请人“帮场子”。“帮场子”类似戏剧界的义务演出。我小时跟恒寿山老师学武时,看见过一次“帮场子”。
有一年,保定府来了一位练武的。到了北京后,没有了盘缠。他就找我的师傅恒寿山(大力恒)帮帮场子。当时商量,就定在天桥八大怪之一的张玉山的场子。我的师父要给人家“帮场子”,所以这天我就提前到了天桥。先到假老道的场子,这个假老道姓胡,名叫德胜,人称仁义胡。他在天桥练武卖药,只见他先练了一套把式,就说了话:“诸位,今天大家来好了。为什么说来好了?因为今天北京有名的武术家大力恒来帮场子。你们看我一收场子,就跟我走,今天有热闹看,人家那是真功夫,不象我们练的都是些玩意。”
这时,我的师父恒寿山也来了,他正坐在大茶棚里喝茶。那个遇到困难的人赶忙走过来和恒老师打招呼。
很多人一听说张玉山这里今天有人“帮场子”,一下子就拥了过来,把张玉山的场子围了个水泄不通,真是里三层外三层,后边的人看不见,就站在桌子上或板凳上看。
这“帮场子”有个规矩,等人围满了,求助的人得来到“帮场子”的人跟前,双手抱拳请“帮场子”的人去“帮场子”。只见这位遇到困难的人来到大茶棚恒老师面前,双手一抱拳说:“有请恒老师!”。
进场子要由西北方进来,出场子要由西南方出去。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也不懂。这场子很不好进,假使你没功夫,连场子也是进不去的。恒老师来到场子外边,围着的人连忙让开一条道。这时,只见张玉山和张宝忠父子俩抬着花枪,来到入口的地方,用枪一架把进口挡住,这枪架起来有一人多高。恒老师来到场子外边,这求助人还要再请一个安,他单腿下跪,说“有请恒老师!”。
恒老师身穿河南绸大褂,“嗖”的一个纵身,就越过了花枪进了场子。看的人目瞪口呆,静得一点声音都没有了。恒老师落地之后,张玉山忙请恒老师坐下,倒了一杯茶给恒老师。然后,由张玉山“垫场子”。他说:“各位,你们今天来得巧了,恒老师要帮这位朋友的场子,看真正的武术要看人家的。我呢?先练一趟给大家看看,垫个场子。”这场子怎么垫?不能真练,“叭叭叭”地踢几下腿就算垫了场子了,要真练就是不尊重“帮场子”的人。垫完场子,这才又一次由那位求助人去请恒老师。
恒老师站起身来,一抱拳让过各位,然后把白色大褂一脱,张宝忠接过大褂。这时,只见恒老师双手一甩,两腿盘空而起,落下地来。打了一趟白猿通臂拳。这七十二手白猿通臂拳打下来,气不涌出,面不改色。全场鼓掌喝彩,观众“哗哗哗”地把铜板就往场子里丢,丢大洋的人也不少。
张玉山这时又站出来交待了:“请恒老师再来一趟。”这一趟练什么?练六合枪。六合枪很普通,大家都会。但恒老师就不同了,练法不一样。张玉山奉上一条花枪,恒老师接过双手一理,把枪杆理弯了,然后一腿踢在枪杆上,“叭”的一声枪杆崩直了,他“唰唰唰”地枪缨子顺着围观的人的脸面子擦,吓得观众直往后躲。但是请放心,绝对扎不着人。全场叫好声不绝。
“帮场子”还有个规矩,练完了,还得自己掏出钱来帮助求助的人。恒老师练完了,从裆襻里掏出二十块大洋。“哗”的往地下一放,然后一纵身从西南方出了场子。
张玉山父子把地上的钱交给那位朋友,那位朋友表示感谢后,张玉山父子才收了场子。
摘自《武林》杂志 1984年第8期第64页。
  • 峨眉武术在线  峨眉武术联合总会主办
  • 联系电话:0833-5565117 电子信箱: emwswxx@126.com
  • 地址:四川省峨眉山市佛光南路274号峨眉山大佛禅院
  • 川公网安备 51118102000122号  蜀ICP备1200945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