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武林故事 > 正文

台湾义侠庄豫

时间:2017-06-26 16:33:28   来源:《武林》杂志   点击:
程虎
清光绪年间,台湾南部有一位著名的义侠,叫庄豫。
庄像是台湾嘉义人,为人疏财仗义,爱打抱不平。遇见不合理的事,虽是陌路相逢,也拔刀相助。他自幼爱练武,长大又寻师访友,练就了一身出色的好武功。因打抱不平,打死了一位官宦公子,官宦告到县衙,县衙派巡捕捉拿他。于是隐居在梅仔坑山中。
梅仔坑山外住了一位秀才,叫郭琬。郭琬多次应科举考试均未考上,就在村中设馆教馆为生。他单生一女,唤做春娥,生得千娇百媚,光艳照人。附近青年爱慕她的美丽,都争先恐后委托媒人前来求婚。郭琬爱女心切,挑三拣四,一直未曾完婚。
一天,一位媒人带着花红彩礼来到郭琬家里。媒人将花红彩礼放到郭琬大厅案桌上,然后开言说道: “恭喜郭相公!前村纪老爷家的三公子看中了令爱,特地命我前来求亲。这些彩礼请郭相公收下,三公子择日就来成亲。”
郭琬听了,大吃一惊。细想这纪老爷叫纪彪,斗大字不识一个,虽无一官半职,但他武艺高强,生下七个儿子,也都精于拳术。父子八人,绰号“八大金刚”,全凭着棍棒拳脚,打闷棍,发横财,占地基,霸房产,鱼肉乡里,欺压百姓,结交官府,盖起高楼大厦,聚起了千亩良田,当起了老爷公子,抢来了三妻四妾。这样的人家怎能让女儿前去?那位三公子,叫纪傻,终日疯疯颠颠,而且还已有妻室。让女儿嫁到这样的强盗窝里去,而且还是作妾,
这明明是把女儿往火坑里头推,但不答应吧,文打官司武打架,谁也不是纪家的对手。
犹豫了半晌,郭琬只得满脸堆笑地对媒婆说:“小女年轻,暂时还不提婚嫁之事。请你上复纪老爷,另找别家贤慧女子吧! ”
媒婆听了,脸拉得和马脸一般长,气呼呼地说:“纪老爷看中了你家姑娘,这是你的福气,纪老爷的身家,那一样配你家不上?别人想还想不到,你倒不赏脸。告诉你,台湾离京城远着呢。纪老爷就是这里的小皇帝,他老人家开了金口,你肯也是要,不肯也是要,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任凭郭琬怎样哀求,媒婆把彩礼撂下,挺着肚子大摇大摆地走了。
第二天上午,郭琬刚起身一会,听到村外鼓乐喧天,纪彪那疯疯傻傻的三公子骑在马上,簇拥着一乘花轿迎亲来了。春娥吓得大哭大喊,郭琬气得满脸苍白。花轿在门口落下,傻子也不打话,一头闯进房内,拖住春娥往轿里一塞,轿门一锁,就抬着往回走了。 
郭琬连哭带骂,跌跌撞撞出门追赶,被纪傻骑在马上手起一鞭,连头带脸一道血痕,跌坐在地。等到郭琬爬起来时,轿子已转过山咀,看不见了。他急着去赶时,却被一人扯住了手。
“郭老先生,你这样赶去有什么用,还不是去送死吗?”那人劝说。
郭琬抬脸看时,只见那人身穿短衣,头裹黑布,和蔼可亲。
“我到嘉义县衙门告他去!”郭琬愤愤地说。“告?”那人哈哈大笑:“自古道:‘衙门八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纪彪有钱有势,你官司打得赢?”
“那,我就让个女儿掉到火坑里去算了?”郭琬惨然地说。
“不,”那人摇摇头,“我带你去找个人,只要他肯帮助,包那纪彪乖乖地将你女儿送回来。”
“找谁?”郭琬又惊又喜。
“这人姓庄名豫,专爱打抱不平。”
于是郭琬跟着那人来到梅仔坑山中。他们走着 崎岖的山路一直走到夫黑,才隐隐见森林中悬崖上有一点灯光。他们顺着回环石径到了门前。那人上前扣门。
门里有人问道:“是阿摩吗?”
“是的。”带路人应道。
柴门“呀”地开了,一在郭琬面前出现了一位十分英俊的少年,躯体瘦峭,却目光炯炯,英气袭人。郭琬拜伏在地上,向面前的青年人哭诉了自己的遭遇。
庄豫听了,勃然大怒地说:“怎么,又是纪彪?我已经宽恕他好几次了,现在居然还在欺负人!”庄豫双手扶起郭琬说:“老丈稍待,我去去就来。”说罢,一个纵身,早已无影无踪。
二更天时,纪家大厅灯烛辉煌,客人早已散去,新房内却传出阵阵哭声和鞭声。原来是纪傻用皮鞭抽打春娥,春娥哭着挣扎,正闹得不可开交,忽听得屋上有人喊道:“纪傻今晚做新郎,也不请你大爷来喝几杯喜酒。”
“你是谁?想偷东西吗?”纪傻停住手中鞭子,望着屋上骂道。
门帘一掀,纪彪急忙赶了出房,吃惊地吩咐家人:“不要说话,是庄豫呵!”
庄豫从屋顶一跃而下。纪彪急忙上前深深一揖:“豚儿今日纳妾,想不到竟惊动大驾。姑娘家离别家中,想念双亲,所以啼哭。”
庄豫微微一笑:“既是思念双亲,就让她回家团聚不就是了。”
纪彪一听,气得拉长了脸:“儿女婚姻之事,你也要管!姓庄的,你要知道,我纪彪也不是好惹的。”
纪彪七个儿子都闻声赶来,每人手持利刀一把,又丢了一把给纪彪。父子八人将庄豫团团围住,只听纪彪一声吼,八把刀一齐向庄豫砍去。庄豫呼地一下早已窜出圈外,纵身站立在堂前案桌之上。只见他双手一扬,两颗弹丸立刻击瞎了纪彪大儿、二儿的眼睛,二人仆倒在地。只见他双手一扬,两颗弹丸立刻击瞎了纪彪人儿、二儿的眼睛,二人仆倒在地。
“新郎为何不敢上前!”庄豫喝道:纪傻听了,举刀朝庄豫冲去。庄豫右手一扬,一颗弹丸正击中纪傻胯挡,纪傻“哎哟!”一声,又仆倒在地。其余五人不敢上前。“庄大哥!你究竟要我怎样,请您吩咐,我一定照办。”纪彪见势不妙,只好屈服。
庄豫将掌中弹丸掷了几掷,笑着说:“我刚才若打飞镖,你们八人马上就要去见阎罗。你快把郭家女儿交了出来就算了事。”
纪彪无奈,只得放出郭春娥。庄豫又索了一段布,将春娥背在背上,纵身一跃,上了屋顶,顷刻不见影踪。
郭琬父女团聚,千恩万谢。
纪家老大老二成了瞎子,老三阴部损伤,不敢再欺凌乡里。但他们怀恨在心,贿通嘉义知县和台湾兵备道刘墩,派遣几营清兵搜捕庄豫,诬陷他要造反。庄豫逃避了几个月,后被灌醉,擒获,处死。临刑前,他说:“自幼家贫,没有读什么书,生平所作所为,与古人相比,浩若日月。”
摘自《武林》杂志1984年第10期63-64页                    
  • 峨眉武术在线  峨眉武术联合总会主办
  • 联系电话:0833-5565117 电子信箱: emwswxx@126.com
  • 地址:四川省峨眉山市佛光南路274号峨眉山大佛禅院
  • 川公网安备 51118102000122号  蜀ICP备1200945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