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武术访谈 > 正文

单香陵轶事

时间:2019-01-04 16:50:34   来源:《武魂》杂志   点击:
文\张大为
编者:本文曾在1985年9月、10月的《体育报》(现《中国体育报》)发表过。现征得作者同意,在本刊刊出。作者略有改动与补充。
一、初出茅庐
一代名拳师单香陵出身豪富,老家是山东黄县邹家村,却在北京前门大栅栏开了一家“源源永粮店”,家资殷实自不待言。
单香陵幼时极为调皮。爹娘视他为惹事根苗,在他8岁那年便与另几家乡亲合资从山东莱阳请来吕孟超训教子弟。当时人称吕孟超为“山东第一棍”,他擅长六合枪棍术,这六合枪棍术是枪和棍结合的用法,煞是了得。一日吕孟超遇见响马劫道,他便用铁棍划一圆圈,说“谁能把我打出这个圈去,钱财任凭拿走。”谁知十余响马刀枪棍杖齐上,竟不能胜。反被稳立圈中的吕孟超一一击伤。吕孟超前来任教之时已年逾花甲。几个富家子弟随师学艺均不认真,唯独单香陵,年龄虽小却是个鬼机灵。每天别的孩子练完就走,他却留下伺候老师。晚上直待吕孟超上炕歇息才离开,第二天又早早赶来替师父倒夜壶。吕孟超瞧他伶俐可爱,孝顺好学,便格外看顾。八年后,别的孩子还在“皮毛”上打转转,单香陵却已将六合枪棍术学到手,并且连谱子也得了来。
这年年关,单香陵16岁,吕孟超因年事已高决定辞场回莱阳养老。单香陵难舍难分送走了师父。一日单香陵偶遇姑夫丁子成。丁子成也是一位名拳师,他久闻吕孟超的枪棍术出奇,今日一见单香陵,便动了要学六合枪棍术的念头。丁子成练的是六合螳螂拳,六合螳螂不是山东土产,是湖北人魏德琳传入山东的。魏德琳是个江洋大盗,因手上五指间有薄薄肉膜相连,状似鸭蹼,因此人称“鸭巴掌”。魏德琳在登州被捕,后越狱逃到山东招远县串林儿村林氏庄园隐匿。在这里,他将六合螳螂传于林世春,林世春就是丁子成的师父。丁子成将单香陵带回家中,提出用六合螳鄉换他的六合枪棍术。单香陵考虑到丁子成是长辈,便提出将六合枪棍术传与丁子成的学生,丁子成顺便学走,而自己拜丁子成为师学习六合螳螂。这一学又是五年,两门绝技终集于单香陵一身。
单香陵21岁时,丁子成要他出外投师访友,头一站便是大连。到了大连,他住在一家开百货店的亲戚家。百货店地处闹市,一天来了六个喝醉酒的日本兵,到店里抄东西,打伙计,踢门面。单香陵怒不可遏,追上去揍了这几个日本兵,抢回被抄走的东西。那几个日本兵岂肯干休,回兵营召来20多个人,与单香陵便在街心打了起来。那些日本兵虽也会些柔道、剑道、劈刺一类的武功,又岂是单香陵的对手?他打得正过瘾, 忽被人群中一个穿便衣的人止住。这人用日本话训走了日本兵,又用流利的中国话询问了单香陵的姓名住址。第二天,单香陵接到一张请帖,乃是侵华日军驻大连海军最高指挥官的儿子发来的,也就是那穿便衣的人。亲戚街坊害了怕,道是“请无好请,宴无好宴”。单香陵毫不畏惧,道是“不去才是松包!”他大模大样前去赴宴,要亲眼瞧瞧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原来这位日本衙内看中了单香陵的武术,要向他学武,并表示要以妹相嫁。单香陵心想:“你们狗屁不会,还在我们中国耀武扬威。要是再把我们中国武术学去,更不知会怎么欺负中国人了。我家自有糟糠之妻,犯不上给你日本鬼子当女婿。”
单香陵不露声色,酒席宴间当即传授了几招皮毛。待离席之后,他便搭上南下列车,“呜”的一声,进了山海关。
二、“两广总督”
单香陵到了北京,便去自家开办的源源永粮店做事。前门外买卖多,戏园子多,有座戏园子叫广和楼。广和楼的人常去源源永粮店买粮,广和楼股东之一王玉堂因此与单香陵相识。一天,王玉堂约单香陵去家里做客。单香陵按时赴约,一进大门,忽窜出一条大狼狗,扑上便咬。单香陵手疾眼快,往后一撤步,挥起一掌直打在狗脑门上。这一掌把那狼狗打得折了一个滚,嗷嗷怪叫,掉头往正屋疯跑,竟把纱门撞出一个大窟窿。王玉堂赶忙跑出观看,方知单香陵有一手好功夫。
那时,前门外一带地痞流氓常去各戏园子听蹭戏,王玉堂便请单香陵到广和楼兼差,做剧场的票房先生,管记大帐。单香陵自到广和楼,不久便惩治了几个扰乱的流氓。他为人慷慨义气,在前台后台极有人缘。
 一次,某戏班与广和楼闹了矛盾,意欲撕毁合同,不在广和楼唱了。戏班子、戏园子两方各怀愤怒,决心以武力相拼。那天,单香陵刚到戏园子,一个管事的便跑来说;“您老躲躲吧,今天要出事,两边要打架。”单香陵说:“唱得好好的,打什么架!我劝劝。”管事的说:“您管不了,都是会家。”单香陵一乐,“他们会,我不会?来呀,叫人给我搬几块方砖来。”伙计不知他要干什么,去了俩人,搬回九块方砖,摞在了一起。这时戏园子戏班子两下里剑拔弩张,单香陵瞧这阵势,便命管事的把两边的头脑请来。碰巧梅兰芳、尚小云二位也在,便一齐请至。单香陵一指方砖,“要打架也行,有本事一掌把这九块方砖打碎。”这可把两下里都唬了,面面相觑,没人敢试。单香陵说:“你们不行,那就瞧我的吧。”梅兰芳、尚小云在旁一见,打开了赌。梅兰芳说:“单先生最多打碎五块。”尚小云则说:“我看九块都能打碎。”二人各抒己见,当场赌了一桌酒席。单香陵挽起袖子掖上长袍走至砖前,道声:“各位看仔细了”,啪地掌拍下,哗啦一声九块方砖一碎到底。这一掌使两边都服了气,加上梅、尚等人从中调解,戏班掌班冲香陵一作揖:“瞧您的面子,再在广和唱两年。”
梅、尚二人看中了单香陵的武艺,便建议富连成科班聘请单香陵去做武术教师。富连成前来聘请,单香陵慨然应允,但表示绝对不要报酬,他说:“我不靠卖艺吃饭,作个朋友,捧捧场。”
单香陵进了富连成,盛字、世字班的不少演员都随他学过武。著名演员叶盛长曾对单老的弟子说过,“单老师拳械无不精通,尤其是六合螳螂拳。那时候,他让我们几个棒小伙子拿刀坯子打他,愣沾不着他。”叶盛长还说:“有些人私下里向他学艺,学什么他教什么,从不收钱。谁要是给钱,他反倒不教了。人缘真好。”
单香陵在梨园界成了知名人物,广德楼戏园也来请他前去管帐。这回他一人身兼广和楼、广德楼两处帐房之职,被梨园朋友戏称为“两广总督”。
1933年,在国民大学校内举行北方国术擂台大赛,各处好手纷至沓来。单香陵被人怂恿也报名参加了比赛。单香陵拳脚历害,一路风顺,直取头奖。在决赛中遇到了一位国术名人的后人,那位拳师虽然厉害,终是年近半百,劲力体力当然不如精壮的单香陵,几个回合,便感力不从心。单香陵拳脚齐上占了上风。这时他想起临上场时主持人胡老道、裁判尚云祥对他的叮嘱:“你才28岁,他已经48了。你还年轻,别让他一世英名栽在你手里。”想到此,单香陵便毅然急流勇退,甘居了第二。(待续)
摘自《武魂》杂志2006年第8期44-45页
  友情连接

峨眉山佛教网
  • 峨眉武术在线  峨眉武术联合总会主办
  • 联系电话:0833-5565117 电子信箱: emwswxx@126.com
  • 地址:四川省峨眉山市佛光南路274号峨眉山大佛禅院
  • 川公网安备 51118102000122号  蜀ICP备1200945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