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武术访谈 > 正文

台湾周继春先生忆民国37年在北京搜集国术史料所见所闻

时间:2018-09-22 15:26:21   来源:今日头条“头条号”【草根谈万象】   点击:
民国三十七年的一个下午,我在上海虹口办公室接到通知,要我搭夜车往南京,次日会同一个小组搭飞机往北平公干。
当时我很兴奋,因为北平是我向往已久要去的故都。北平得名,是从明朝永乐年间,先改北平府为顺天府,迁都于该地建为北京后,直到民国十七年国民政府定都南京,又将北京改名北平。当地名胜如故宫、颐和园、天坛等等都是我想去游历的;平剧的水平是全国最高的,我可以利用晚间去欣赏;尤其重要的,我可以利用公务余暇,去访问国术界的前辈名家,以增进我的见闻同技术。遗憾的是时间太匆促了,我没有时间函询在汉口的耿霞光老师,甚至连在上海的孙存周先生、孙剑云女士都无暇去问。他们都在北平住过多年,对当地国术界情形都很熟悉。我要是请教了他们,由他们择要介绍几位北平国术界中心人物,以后的访问就不至于那么毫无头绪了。第二天,我与小组人员就到了北平,住在励志社。次日,好像是星期天早晨,我到太庙去散步。
一.逛太庙,找着访问国术界的线索
我在上海时,曾听孙剑云女士说:「北平公园等处,早上练国术的风气不盛,还不如南方。」确实是如此。太庙占地不小,外面树木也多,是清静的散步好去。早上冷冷清清,不像上海复兴公园同外滩公园那样人多。我进大门后不远,看见左边有位六十岁上下,身材瘦小,穿蓝布长袍的人在教杨派太极拳。我请问在学的一人,他回说:「教师姓杨,功夫好,你可以同他推手试试。」我因杨派太极拳看过很多,当时并未在意。
以后几次早上到太庙去,也看到他,但未攀谈。离北平前,听老友张世荣说:「他名杨禹廷,专门太极拳,功夫好;是太庙太极拳研究会的负责人。他的弟子王树田,对太极拳用法,颇有成就。」后来我查明杨先生是王芗斋的弟子。王为太极拳名家全佑之弟子。全佑是太极拳名家吴鉴泉之父,为旗人,在北平很著名,人称全二爷;是早年杨露蝉在旗营任教时,三高足之一,惜当时未向其请教,失之交臂。
相隔不远,一座土丘上有一个亭子间,旁边有几个人在站桩。问人,原来是王芗斋先生的场子。又走了一段路,有一身材矮小的人,在练形意。等他练完,我同他攀谈,他给我的名片是:「郝连级,甲三,北平市政府秘书室。」我问他:「在北平练形意同八卦的前辈还有那些人?」他指引我去看唐凤亭同邓云峰先生。他说:「唐先生认识形意门的人很多,邓先生同形意、八卦的前辈都有往来。」他随即抄给了我唐、邓二位先生的地址。
我再往前走一段路,看见一位年约七十,身材短而粗的老者在教八卦掌。我看了一会,觉得平常。我上前请教他的姓名。他的学生代答,我不知他的来历。我请教他,北平八卦掌名家,还有那几位前辈?他介绍我去看孙剑秋同尹玉章先生,并说:「孙先生头功出名,绰号铁头孙四。」我要了孙、尹两位先生的地址,并谢过他们。
当天下午,我们小组与在北平的有关团体商讨,解决了问题;并决定由我留在北平,办理后续事务,他们则往沈阳同长春去公干。我在北平即尽量利用公余时间,白天参观访问,晚上欣赏平剧;虽仅一周时间,但收获不小。
二.访问唐凤亭先生,获得形意拳前辈相片
唐先生住在北平哈德门外,花市大街三十二号,火神庙内。他给我的名片是:「唐凤亭,瑞祥;河北,定兴;大兴县第一国术社教务主任」。
接谈后,方知他专长形意,是「定兴三李」中的老大李星阶先生的弟子。社里挂了许多形意门前辈的照片,有个人的,也有团体的。其中最难看到的,是山西形意拳前辈车毅斋同李常有先生的相。车氏为李老能先生在山西所授之首徒,武艺高强,声名甚着;与直隶之郭云深、刘其兰先生为师兄弟。李长有氏为车先生之首徒,在山西之盛誉仅次于车先生及宋约斋先生。
唐先生淳厚老实,态度诚恳。他告诉我:「定兴三李的本名,老大名李文亭,老二名彩亭,老三名耀亭。人称『李氏三杰』,亦称『李氏三雄』,或『定兴三李』,皆李存义先生的高足。」我问他们的字。他说:「文亭先生字星阶;彩亭先生字老成;耀亭先生字子扬。」我又问:「有些形意拳书载,李存义先生弟子中有李海亭,与李彩亭是同一人,抑二人?」他说:「李海亭是李彩亭之误。因海字与彩字音相近,致有此讹。」以上三李之字,星阶及子扬,笔者早已知道;惟「老成」,粗俗不类,疑有误。笔者当时仅凭唐先生口述,随笔记下,未曾请他过目,已无法查证了。读者中如有知者,请指正。
我又提起王芗斋先生,唐先生很生气。他说:「王芗斋先生曾到我场子里,同我发生冲突。当年尚云祥先生在世时,他们的恶感如同水火不容。」(按:市面有郭志成《形意拳汇宗》,为杂抄姜容樵及国术名人录等之拼凑书,叙王芗斋先生事,有云:「曾被聘为北洋时代徐树铮所涉军官武术讲习所总教官,尚云祥副之。尚为李存义先生之大弟子,当时形意门后起之秀,功力极深;孙禄堂辈所敬畏者,然对先生恭敬如师焉。」考尚先生虽为李存义先生之弟子,但非大弟子,其武艺确为「功力极深」。他从否与王先生同过事,笔者不明,但以笔者客观看法,王先生武艺确实好,见解也高,但与尚先生相比,尚有距离。且尚先生个性刚直倔强,不服人,为直隶(河北)形意门所共知,岂肯对年龄小一大截之王先生「恭敬如师」?此说颠倒黑白,真诬罔之尤者。)
我请唐先生示范形意拳。他练劈拳,劲整,但不跟步,与李存义先生一系之形意拳练法不一样。我问其故,他说是跟孙禄堂先生改的。我又问他,山西形意拳前辈的相片,如何得着?他说是在北平之山西武承烈先生,代为向山西同门找来的;并建议我有空去看武先生。我征求他同意,由我将挂着的相片翻照一部份,他慨然答应,并说附近有一家认识的照相馆,可以代我向其接洽。我遂开列:车毅斋、李长有、李存义、耿成性及团体照中之尚云祥、邓云峰、宋铁麟诸位先生的相排照,托他接洽翻照;并问明武承烈先生住址后方去。
第二次去看他是晚上。唐先生正在院子里监督小孩子温习拳术同兵器对子。约有二十人轮流练习,动作纯熟。但那些对子都不是形意门的武艺。看的人很多。我在人丛中看了一会,因未便打扰,未打招呼就走了。第三次去,方取了翻照好的相片。可惜还有几个人相及有历史性的团体相没有翻照,现在听说已经没有了。
三.拜访武承烈先生,听说李能然、车毅斋、李长有诸前辈知事迹
武先生在北平前门大街甘井儿胡同,开了一家永泉粮食店。我去看他时,店里的伙计问我来历同找他的事由,问的颇详细(当时我很奇怪。以后问唐凤亭先生,纔知道曾经有几个人去拜访他,他以礼接待。其中一人假装问他拳术用法,趁他不备偷袭他,以致发生纠纷。所以以后凡是不明来历的人访他,一律不见。)我告诉伙计,以前在成都时,常往乔鉴西先生处请教。此次是由唐凤亭先生指引前来拜访的。伙计通报后,武先生方出来接见。他五短身材,也不粗壮。穿蓝布大褂,完全生意人模样。给我的名片是:「武承烈,丕清;山西,太谷县。」我说明来意,他问了一些乔鉴西先生在成都的情形。我与他谈了十几分钟,知道他与乔先生是师兄弟,都是李常有先生的弟子。他给我的印象是淳厚、诚实、态度诚恳。直谈到十一时许,方辞去。
武先生很客气,当天下午,就到励志社去回拜,我们又作了长谈。因为山西是形意拳的发源地,我请教他山西形意拳前辈的事迹。他说:李飞羽先生字能然,人称老能先生,不是李洛能。他是清时直隶深州人,在山西祺县种菜园为生,不是在太谷经商。山西武术界老辈都知道。艺成后,受山西富户孟福元之聘教拳并护院。车毅斋先生是他在山西所教,武艺最高的弟子,人称车二师父。其次是宋约斋先生,在山西之声望仅次于车先生。车先生所传之大弟子为李常有先生,亦太谷人,字传贞,人称长有师父。武艺高强,且手狠,故声名甚着。李老能每年回直隶深州家中过年,所以他的弟子在山西、直隶两省都有。他说的,同我在成都听祺县乔鉴西先生所讲的一样。我请他练了一点劈拳。他的姿势、动作与乔鉴西先生相似。武先生谈了一点多钟方去。以后杜级三先生又来访。杜先生是山西形意拳前辈布学宽先生弟子。布是车先生弟子,但为常有先代带师传艺者。杜先生当时在北平中央银行服务,以前在成都时,同我在乔鉴西先生家见过几次。该次是听武先生说我到北平而来访的。
四.访问四民武术社,拜见赵德祥先生
四民武术社,在北平地安门外后门桥火神庙内,为形意八卦前辈耿成性先生所创办。耿先生本名继善,字成性(有的拳书记作诚信或成信,只耿霞光师说:「都是错的。」)她生于清直隶省深州南小营,为刘奇兰先生高足之一。后耿先生往武昌其子霞光处,将社务教其大弟子邓云峰先生接办。我去时,方知邓先生已过世,社务由其大弟子吴玉保先生负责。
吴先生中等以下身材,为人淳厚。我说明曾在汉口拜耿霞光先生之门学形意,吴先生即很客气接待,他说:「霞光师叔事李存义先生的徒弟。」我说:「恐不可能,因为耿老师练的劈拳,虎口朝上,且姿势小,与李存义先生一系所练的劈拳方式不一样。」他说:「的确是的。」以前人有「易子而教」之风,可能李存义先生义子李彬堂,也拜了耿成性先生之门。在汉口时,我数闻耿老师言,早年他与李彬堂先生经常在一处研究切磋武艺。
我将在唐凤亭先生处翻照的相片给他看。我说:「邓云峰伯同尚云祥先生的相片是在团体照相中翻照的,不甚清楚。」他说:「郑老师相片,我可以找;尚先生相片,那一天你有空,我陪你到他家要一张。」我问尚先生家庭情形,他说:「尚先生无子,去世后遗有二。其一,在学校教形意拳,往返步行,路又远,很辛苦。幸好,尚先生有个徒弟从东北回来,为她买了辆自行车代步,方便多了。」我问他:「本门还有哪几位前辈健在?」他指引我去看赵德祥先生。我又请吴先生示范形意拳。他练劈拳,姿势规矩,劲道颇整。我随告辞,要了赵先生地址,前去拜访。他要陪我去,我为免耽误他的事。辞谢了。
赵先生又名殿元,忘记问他是名?还是字?他是耿成性先生弟子,住在北平安定门国子监三十三号,开东天成棚铺。我去拜望时,他已七十六岁;但腰杆笔直,精神饱满,健康如六十上下。我说明:曾在汉口拜耿霞光老师之门学形意,此次是在吴玉保师兄指引,特来拜望的。他听了很高兴。赵先生说:「原来我与邓云峰先生等几个人,都是刘德宽先生的徒弟,学的是六合门武艺。刘老师字敬远,直隶沧州人,精大六合,尤以大六合枪著名,人称大枪刘;在北京设有永盛标局,自为掌柜。以后李存义、耿成性、张兆东先生等到北京,与尹德安、程廷华、刘德宽、刘凤春先生等结拜兄弟。耿程性先生随后在北京设四民武术社。有一天,刘老师将邓云峰、高兆凤、杜凤朝、同我几个找去,对我们说:「我们几个老兄弟中,你们耿师叔因为出外晚,徒弟最少;你们几个格再拜耿师叔为师,改学形意、八卦好了。」于是我们重拜了耿成性老师门下。赵先生是专门形意,我请他示范一点形意拳。他练劈拳,功夫很好,姿势较耿霞光老师高。我问邓云峰先生之字同籍贯。他说:「邓先生本名龙江,字云峰,亦名丰年,山东,文登县,泊子村人。」
我见墙上挂了一个小镜框,里面有一张老人相,头发短而稀少,短胡子,穿长毛领,皮衣;相片颜色已经泛黄。我问他是哪位前辈?赵先生说:「那就是大枪刘。」我本来想将其借出翻照一张,因为附近没有照相馆,遂决定下次来借。谁知以后竟没有机会再去。此相很难,得失之交臂真是可惜。临去时,赵先生送我到门口,并叫我带口信给耿霞光老师,说是他的长女在北平很好,请他们夫妇放心。
五.拜访尹佩瑶先生,获得尹福先生相片
尹先生名玉章,字佩瑶,为八卦掌前辈尹德安次子,他与解金玉、兄成章,皆习八卦掌等,在北平国术界都是知名之士。佩瑶先生住在北平的朝阳门外,吉市口、头条四十号。尹先生身材中等,相貌纯朴,对人诚恳。会客室里挂了一张放大的尹德安先生全身坐姿像,是很难看到的前辈照片。德安前辈,本名福,字德安,号寿朋(笔者按:朋似应作「彭」。因古书上有彭祖八百岁之说,喻长寿也。),因身材较瘦长,故绰称「瘦尹」。初习罗汉拳等,以后方拜董公为师习八卦掌,为董公之大弟子(按,董公弟子除极少数外,全为带艺投师者),我请尹先生示范八卦掌,他练单换掌,姿势高,五指并拢作柳叶掌,指向圆圈中心。换掌时,后掌经前掌下直插而出,动作强劲而整,甚具功力。这是我第一次看见正宗之尹系八卦掌。增加见识不少,甚为高兴。我也练了单换掌,请他指教。
当时我的国术常识还很贫乏。我问尹先生,我们二人姿势、动作不同之原因。他说:「我练的为插掌,是我父亲的传授;你练的是按掌,为眼镜程传下来的。」我又问他的原籍,是否为「国术名人录」上所说的通州?他说:「是直隶省冀州,民国成立后改为冀县;通州是错的。搬到北京多年了。」我又问:「马贵同崔振东先生是否为尹老先生之弟子?」他说:「是不是马世卿同崔六?如是他们,就是的。」我问:「尹老先生高足,还有哪几位健在?」他说:「还有一位门宝珍先生。但年纪已很大,且双目失明,不必去看他了。」随后,他端出两碗红山芋头待客。
我商请翻照尹德安先生之相,他慨然应允。但是附近没有照相馆,我遂约定第二天带了汽车去。次日我又去了,由尹先生自己抱了镜框去翻照了一张。
六.拜见孙剑秋先生,得闻眼镜程之事迹
孙剑秋先生,住在北平旧鼓街一二四号。我拜望他时,已经七十九岁,他靸了布鞋出来。他的太太年纪比他小得多─约六十岁。
孙先生中等以上身材,头发完全脱光,身体健康。他太太对我说:「你运气好,他今天精神好。」孙先生看见我,即将鞋跟拔起,请我坐下。他太太说:「前几年有人来拜访,偷袭他,被他制服了。」我说:「这个人太不道德了!怎么对这样大年龄的前辈,还要偷袭!,接谈后,方知他是眼镜程的弟子。他说:「程廷华先生深州人。当年住在北京前门外,花市大街、四条、火神庙左边;开了一家眼镜铺,所以人称眼镜程。我十四岁就在程先生眼镜铺学生意,并从学八卦掌。」我问:「程先生之身材、性情、与人较手时常用的手法及去世的情形。」他回说:「程先生身高中等,上粗实,性急;与人较手,喜用单撞掌;扬手一晃即将对手打出。光绪二十六年,洋兵进北京城后,杀人、抢劫、强奸、无恶不作,程先生气得不得了,终日精神不安。一天出去了没有回来。后来有熟人来报信,说是程先生在大街上与洋兵发生冲突,被枪击,躺在地上。我急忙去看,程先生已经身亡,遂将他搬回来办理后事。」我问:「程先生有一位高足,孙禄堂先生的『八卦拳学自序』中称为李文彪,金恩忠的『国术名人录』作李文标,彪与标,那一个字正确?」他说:「虎字加三撇的彪字,是对的。」他又说:「我同李文彪在一起工作很久。李后任武术营营长。因兵变,他挺身阻止,为乱兵枪击,逝世于县司令部。以后我即接任营长。」我说:「我的八卦掌是从盟兄郑怀贤学的,他是孙禄堂先生的徒弟。我想练一点请您指教。」他答应了。我就脱了大衣练单换掌。练完后,我也请孙先生示范。他也脱了棉袍练单换掌。他的姿势、动作与孙禄堂先生一系之练法相似,功力淳厚,是我所不及。随后谈到他的家庭。孙太太说:「他们夫妻无子,抱养了一个女儿,招了养老女婿;小夫妻俩都很孝顺。」我第二次去拜访,孙先生正在睡觉,我就走了。
七.访问陈发科先生,第一次看见陈派太极拳
陈先生名发科,字福生,一作复生;生于清、河南省怀庆府温县陈家沟。为民国前后陈派太极拳代表性人物陈延熙先生之子,陈派太极拳大家陈长兴前辈之曾孙。他早在民国十七年,即受聘往北平教陈派太极拳。他并不公开设场授徒,学生都是由人介绍而来。民国三十四年冬,我在重庆时,因章启东先生介绍,曾与洪懋中兄往访沈家桢先生。沈先生曾在北平从陈发科先生学过数年陈派太极拳。他对陈先生非常钦佩,极为称赞陈先生之功夫,并举例说:陈先生练「金刚捣碓」,一震脚,窗子都动。我们都将信将疑。当时重庆的房屋,因一再被日军轰炸焚烧,重建的都是客难式的。公家的房屋也不例外,很矮,房间又小,一盏油灯,光线不亮;所以没有请沈先生表演陈派太极拳。该次到北平后,我即打听陈发科先生是否仍在北平。我初到河南会馆去问。里面人说:没有此人。我说:「是河南温县来的,好多年了,在北平教太极拳。」答复还是「不知道」。我很失望,往回走。有一位从后面追上来说:「北平有两处河南会馆,在骡马市大街还有一个中州会馆,你到那里去问问看。」我找到罗马市大街八十九号的中州会馆,陈先生果然住在那里。(前十余年,我在台北遇福生先生弟子王鹤林先生,据云陈先生当年住在北平x怀会馆。不知中州会馆是否即早年之x怀会馆?)我到时,陈先生方同三位太太在打麻将消遣。我说明拜访之意。陈先生立刻停止打牌,来接待我。他中等身材,很壮实,年约六十余。我提起沈家桢先生,他想不起来。我请他示范陈派太极拳。他说:「我不运气了。」及练十三势(又名长拳,又名头趟拳,今称陈派太极拳)。练时,动作忽快忽慢,忽刚忽柔。发劲时,气势惊人─出拳带风,一震脚,窗子虽不动,但却有其声势。与我以前所见杨澄甫及吴鉴泉二氏所传之姿势、练法大不相同。我想普通练武的,看了他练拳的工夫,恐怕就不敢同他动手了。我这纔了解,当年杨露蝉先生何以能在名家如林的北京,创立盛名。因当时杨派太极拳,尚未创立,杨先生的太极拳,就是陈派太极拳。当年没有可以花钱买的宣传工具,要创名,必须靠真本事,经过无数次名手挑战考验而得到的。陈先生讲解陈派太极拳要领时,再三强调缠丝劲的重要,并反复示范缠丝劲之运用。最后,他问我可知道北平的王某。我说久已闻名,但未见过面。他说:「有天有人来找我谈拳,随后又要同我推手,结果他输了。过了几天,王某写信来,约我比武,并指定时间地点。我按时前往,结果等了很久,也不见人。回来后几天,又接王某的信,说是那天因临时有重要的事,未能赴约。比武的事,另约时间地点。又过了几天,有人请吃酒,为我同王某调解。我辞谢说:『我同王某并不认识,不愿同他在一处喝酒。但王某要想同我比武,我随时奉陪。』以后就没有消息了。」我为免他们停止打牌太久,就告辞了。
八.拜访王芗斋先生,被他用手臂很轻很软的在我身上摔了一下
王先生原名向斋,字宇僧,后改名芗斋;生于清、直隶省深州。初习形意拳,具有心得。后在福建省督办周荫人部下任手枪队队长,驻福州。当时手枪队就是卫队,所用手枪就是德国制造的驳壳鎗,又名自来德,鎗管长,子弹射出远,很有威力。王先生与当地综鹤拳之名手相往还,又吸收综鹤拳之精华,技益精。以后又吸收其它拳术之长,融会贯通,遂摆脱拳套,专练站桩即实搏散手,而自成一家之学,命名意拳。其理论及实际确有独到之处。那天早上我到太庙看他,小亭子旁边有几个人在站桩。其中一位有胡子的,我以为是王先生。等他练完了,我上去请教。他说,他不是王先生,王先生没有来。我再回到亭子那里,问王先生哪天来?有一年轻的胖子告诉我,王先生不是天天来。我问他住在那里?胖子说:「可以到西城新生胡同十八号问姚继芗。」我问:「从王先生学艺的,哪位练的最好?,他说:「是王先生义子姚继芗。继芗为继承王先生武艺之意。」他并盛赞姚君武艺之好。随后,他要同我搭搭手。因为我以前在南昌时,曾从姚仕虞师兄学过,知道他们的方法,所以他没有占上风。第二天早上我再去太庙,王先生在。我提起曾从姚馥春、耿霞光先生学拳,并与钱松龄先生在徐州见过面,谈话立即显得不生疏。王先生身材与我相似,属于瘦小一型,穿了长袍,健谈。
他用手臂很轻很软的在我身上摔了一下,似为考验我的反应。我是抱着请教的态度去的,不好意思躲闪或招架。他似失望的说,「你的拳我也不必看了!」
我说:曾在钱先生处,见到他写的「意拳正轨」,抄了一份自己研究。他说:「把它烧掉!现在我的思想同以前不同了。我已经写了一些数据。你若要。可以到我家里去抄。」
我站了他的混元桩,他嫌我站得太低,把我的身体向上提,并教我肋骨要上下靠拢,两手不要出去远,两膝略向外张。
我说:「两膝不是向里合吗?」
他说:「现在没有懂拳的!」
略顿一顿又说:「只有我,还懂得一点。」
我问他:「拳要练到怎样的程度?」他拿起铅笔写了四句,是:「动似山飞,力如海溢,神犹雾豹,气若灵犀。」
我问他所教的人,那几位练的好?
他说:「有一个医生肯下功夫练,可惜是近视眼,所以不行。」
我问:「赵道新如何?」他说:「那小子真聪明!我一说,他就会。」
最后,我请他示范一点拳术,他练散手。虽然只是前进后退几个动作,但动作灵活,劲道绵柔,上下相合,精神与动作一致,技巧功夫确实不凡。临别,他托我在上海代购一种治气喘病的西药,我抄了药名而去。
摘录自今日头条“草根谈万象”
  • 峨眉武术在线  峨眉武术联合总会主办
  • 联系电话:0833-5565117 电子信箱: emwswxx@126.com
  • 地址:四川省峨眉山市佛光南路274号峨眉山大佛禅院
  • 川公网安备 51118102000122号  蜀ICP备1200945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