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武术访谈 > 正文

小年访吴头

时间:2018-06-13 16:16:20   来源:微信号:中华武术杂志   点击:
王友唐
角色转换
近日,吴彬老师突然消声匿迹了?引起了武术界的关注,小年那天我携老伴造访吴府,终于找到了答案:吴头的角色发生了变化,保姆走了,他将看护老伴的任务一肩担,不分白天和夜晚,24小时全天候陪护,既是护理员,又是炊事员,还是采购员。以前从来没有接触过的事,现在要从头学起。比如,给老伴每天注射四次胰岛素,一双习武的大手如何把握住细细的银针,为精准掌握相关技术,这些日子,吴头经常电话与我切磋针艺,唯恐打针时老伴有疼痛感。这次又当面请我观摩他亲自动手的全过程,看看自己针扎得到位没有?那股认真劲儿,让人好感动。还要隔三差五地跑医院,带老伴看病、取药。此外,换着样地为老伴改善伙食,每顿饭前都问老伴想吃什么?忙得“不亦乐乎”,处处显露出老夫老妻相濡以沫的感情,这就是老吴头当下的新常态。
足球队长
到吴府时,见他正在接受一家太极媒体的采访,谈自己与太极的关系。吴彬老师从小热爱体育,在市重点上海中学就读时,已彰显出体育天分,因受身高影响,便加盟校足球队,并被老师任命为队长。当时上海流行一句话:“看戏要看梅兰芳,看球要看李惠堂。”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李惠堂被评为“亚洲球王”,一次与马来西亚队比赛,11:0大胜,李惠堂一人独中七个球。足球不仅培养了吴头对体育的兴趣,而且还打下了良好的身体素质,如果不是考大学,吴头有可能一不小心成为上海滩的新球王,少了个武术大家。
最早接触吴式太极拳,与徐致一失之交臂
吴头上学时酷爱体育,放学后经常到一些体育馆锻炼,在四川路精武会练过举重,到卢湾区体育馆练过体操,在体育宫向赵子骧老师学过拳击,小时候还和舅舅学小洪拳。1960年寒假在人民公园他向陈觉悟老师学吴式太极拳,当陈老师得知吴彬考上了中央体育学院(北京体育大学)后说:“我与徐致一是师兄弟,我推荐你,找徐致一老师学吴式。”当吴彬见到徐老师时,发现徐老师年事已高,身体欠佳,不能再教拳了,1968年徐致一先生便驾鹤西行了。每每想起,吴头都觉得与徐老失之交臂,为终生憾事!
徐致一先生,曾任北京市武术运动协会副主席,兼太极拳研究组负责人。1920年他师从吴鉴泉研习吴式太极拳,得其真传,对太极拳理论颇有研究。1934年他任中华体育会副会长,1937年被聘为精武会理事长。1952年组织成立上海市武术联谊会任会长,著有《太极拳浅说》《吴式太极拳》,从生理、心理与物理力学解释太极拳之内涵,为推广普及太极拳起了良好的带头和奠基作用(《北京市武术运动协会档案》)。吴头深有感触地说:“今天当太极拳风靡全球,尤其需要像徐致一老师这样的有实践、懂理论、讲科学的大家呀!”
推荐老拳师
“文革”期间破“四旧”,横扫一切“牛鬼蛇神”,武术首当其冲,一些老拳师在所难免。“文革”结束后,有的老拳师因历史或社会关系等问题,尚未落实政策,吴式太极拳名家王培生老师也在其列。
当时吴头辅佐主管北京武术运动的刘佩伟校长,做了许多具体工作,专门去街道和派出所沟通,推荐王培生等老拳师,发挥专长,弘扬传统武术。
王培生先生,自幼习武,先后师从马贵学练八卦掌,从张玉莲练弹腿、从韩慕侠练八卦掌和形意拳、从梁俊波习练通臂拳,从李书文、吴秀峰习练八极拳,后从杨禹廷习练吴式太极拳,深得老师厚爱,并得师爷王茂斋长达八年的指导,落实政策后,王老师潜心研究拳术,著有《吴式太极拳三十七式》《太极拳的健身和技击作用》《吴式太极拳诠真》等,1984年北京吴式太极拳研究会成立,任副会长,后任会长。1998年评为中国武术八段,2004年病故(《北京市武术运动档案》)。
吴头担任北京武术院院长期间,尊重老拳师,调动他们的积极性,京城的传统武术风声水起,红红火火,平时隔三差五召开研讨会,过年过节组织全市武术交流表演活动,还登门慰问孙式太极拳的孙剑云、吴式太极拳的王培生、陈式太极拳名家冯志强等很多老拳师,送去温暖与关怀,团结京城武术界的每一个拳种,使武术院成为真正的武术之家。
与李式太极拳
吴头与李式太极拳的关系源远流长,在北京武术队任教时就得知京城有李式太极拳,任院长后又结识了会长马金龙。马老1956年师从名家高瑞周,习练李式太极拳,1981年又从王培生学吴式太极拳,相继获得市武术观摩赛李式、吴式太极拳两项第一名。后来吴头通过副会长张树宏,获悉天津武清有不同版本的李式太极拳,并亲自走访了李式传人张绍堂,参加了纪念李式创始人李瑞东的活动。我去吴府时,桌上摆放着一本有关李瑞东的专著以及李派太极拳拳谱等书籍。
在与李式的接触之中,吴头发现,此拳既有少林的刚强之劲力,又有内家之柔韧,还有道家之养生。强烈的好奇心吸引了他。一次到武清参加李式活动,他手执录像机,将现场展示的李式拳法一一收录其中,后来又特意选择了简单易学的“老三推”和“老八手”,供自己日常习练。出于对李式情有独钟,特意带领他们“四海漫游”,其中包括韩国、法国、日本和中国香港、澳门、台湾地区,传播中国传统武术。一次,他的早年弟子唐来伟携一群澳大利亚学员来京,老吴头亲自披挂上阵,教授李式太极拳,成为学用结合的典范。
作为首都武术界的一面旗帜,北京队总教练、北京武术院首任院长,老吴头从传统武术中吮吸深厚文化乳汁,自然与每个拳种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也为太极流派在京城这块沃土上健康成长倾注了深情与关爱。
对于太极拳的健身养生功效,吴头早已心知肚明,在他早年得意弟子李霞运动生涯后期,令其从长拳,改学太极拳,目的为她退役后到国外谋生、发展考虑。
                
在吴府一边接受记者采访,一边与记者推手,活到老,学到老。此乃当下的老吴头也。(完)2017年4月12日
 
  • 峨眉武术在线  峨眉武术联合总会主办
  • 联系电话:0833-5565117 电子信箱: emwswxx@126.com
  • 地址:四川省峨眉山市佛光南路274号峨眉山大佛禅院
  • 川公网安备 51118102000122号  蜀ICP备1200945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