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武术访谈 > 正文

苗山武林一枝花

时间:2018-05-11 14:46:49   来源:摘自《武林》杂志   点击:
----防湘西民族传统体育女将施晓园
龙秀银
在苗族聚居的花垣县,山里人都把一九八二年九月参加全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的施晓园,誉为苗山武林一枝花。
她,一位普通的农村少女,二十岁,脸上总带着恬静、温和的微笑。但那粗壮的胳膊,敏锐的眼神,则衬托出一个武士的形象。
“党的三中全会以来,民族传统体育事业得到重视。看!这是党给我的荣誉和鼓励。”她一边说,一边拿了一个奖杯、一把蒙古小刀和一帧与中央领导同志合影的照片,让我欣赏。
施晓园十一岁那年,每天起床,都在堂屋里看哥哥练武。她觉的有趣,也拿根木棒,躲在哥哥背后,学了起来。一年过去,她哥哥的师傅石玉琴,在他家作客时,很赏识她表演的武术,下决心教好她。谁料到,晓园刚学会简单的套路,师傅就得了重病。临终前,师傅对她说:“晓园呀,这套武术,是我的传家宝啊,练好它,对身体有好处,你要…刻…苦…呀!”当施晓园回忆起这段往事时,悲切的泪水夺眶而出。
冬去春来,勤学苦练,施晓园十五岁时,武艺很有长进。然而却有人泼冷水,有人讥讽、嘲笑她。一次,赛子里一个大力士,冲着晓园说:“俵妹,讲你本事好,敢和我教打一场?!”看着大力士卷起衣袖,鼓起块块肌肉,得意忘形的神色,晓园并未示弱。“打就打!”“好!”那五大三粗的大力士应了一声,就拉开架势,犹如猛虎般翻身一扑,施晓园则一连几招猛击反拍,步步进逼,打得大力士气喘吁吁,落落大败。从此,再没有人敢当面嘲笑她了。对“女儿家,只能围着锅台转”的封建思想,晓园也顶住了。然而,要真的练好武术,也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啊!有一次,晓园同哥哥学对打,她做连环扫地动作时,慌了手脚,被哥哥一棒打来,顿觉头昏眼花,天旋地转,脑壳也肿了泡泡,连棍也被抛出几丈远。晓园一个劲地呜呜直哭。“肿个包,就哭鼻子,算什么!”哥哥撑着棍朝她严厉地讲了一句。“妇女,当真象嫩豆腐不硬扎吗?!我偏不信这个邪!”性格倔强的施晓园,泪水还未楷干,就又拣来了棍,劲鼓鼓地同哥哥重新比起高低来。一次,两次,三次……,,直到鸡叫三遍,哥哥终于败在她的手下。可第二天起床,她的十个手指肿得又粗又大,不能弯曲。
一九七九年秋天,施晓园从吉卫中学初中毕业回到农村。那时,农村开始搞包干到户生产责任制。晓园家里分得了十多亩责任田。然而,这个八口之家,老的老,小的小,加上哥哥又在外地教书,坡上的阳春,全靠晓园和嫂子两人耕种。
“早晨,天没亮就起来练,一收工又拿刀舞棍。”晓园还是安排好练武时间。
施晓园常常为了练好一个动作,多少次,她送走了满天星斗;多少回,她迎来了满天朝霞。每次练武,都蹬得地下啪啪响。看,堂屋里一个个、一道道凹凸不平的脚印、坑洼,真有点象《少林寺》里的练武场。
“同志,我家晓园在院子外面,还有三个练武场喃。”晓园的妈妈向我介绍说:“她呀,下雨在堂屋练,天晴在外面舞。提起练武,她连饭都忘记吃了。”她嫂子还告诉我,每逢苗家“赶秋节”,她都去两三日,跑到赶秋地点参加表演。在场的观众,一个个都伸出拇指夸道:“这个妹子,本事不得了啊!”
“晓园,把你的精彩节目耍两手吧!”
“好!”一个响亮的回答。接着,她取来刀、叉、棍,当场表演了拳术、棍术、刀术等节目。只见她时而做个飞跃腾空,时而做个连环扫地。特别是那梅花双刀,真是干净利索,刚劲有力,英姿飒爽。看了她的精湛表演,我觉得苗家称颂她为“武林一枝花”,是恰如其份的,我们祖国有这样年轻的传统体育新秀,值得自豪,苗族人民有这样出众的女儿,值得骄傲!
摘自《武林》杂志,1984年第7期第44页。
  • 峨眉武术在线  峨眉武术联合总会主办
  • 联系电话:0833-5565117 电子信箱: emwswxx@126.com
  • 地址:四川省峨眉山市佛光南路274号峨眉山大佛禅院
  • 川公网安备 51118102000122号  蜀ICP备1200945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