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武术访谈 > 正文

查拳名师张业先

时间:2017-06-30 15:34:53   来源:《搏击》杂志   点击:
安在峰
一、慕英雄壮志习武
清朝末年,帝国主义列强疯狂瓜分中国,清政府腐败无能,妥协投降。为向国外赔付巨款残酷剥削和掠夺劳动人民,使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从而激起了农民的愤愤不满。许多有志青年,忧国忧民,走向习武强身救国的道路。张业先就是其中的一个。
张业先,江苏丰县常店乡涂庄村人。一八九五年七月出生于一个贫穷的农民家庭里,排行居二。一九八一年卒于西安。享年八十六岁。    
张业先六岁那年的冬天,村里来了一个说书人,竟能说的一套《水浒传》户户落锁。就连幼小的张业先也跟着大人来到了书场,听得着了迷。他爹娘知道他身体单薄,怕他冻坏了身体,劝他回家休息,他怎么也不肯,直至深夜结束。从此他每晚总是第一个入场,又是最后一个离去。几天后,手脚冻肿了,仍是坚持听,直至听完了全书。书中的英雄人物形象深深地印入他的脑海,成为他学习的楷模。书上的高超的武艺早就吸引了他,成为他追求的目标。  他想做“梁山英雄”,想练成“武松醉打”  “林冲之枪法”。他几次要求父亲给自己请个武师学艺,由于家境贫寒,念头都被打消了。
有一天张业先在家中吃午饭,忽听当街锣鼓喧天,他急忙放下手中的碗筷,飞快地跑去。只见围着数百人,当中有几人,身着彩衣,刀枪摆了——片,其中一人正在挥拳抡臂,踢腿腾跃。这使张业先大开了眼界,首次领略了书中英雄人物的武功,初次认识了古老的中华武术,他从此立志学武。为了多看几遍,当把式班子快要结束时,他飞快地跑到家中,拿起几个窝窝头向怀里一揣,尾随把式班子而去,连场观看,一拳一脚,一枪一棒,一招一势他都看到眼里,记在心中。这样尾随了几十个村庄,最后窝头尽了,只好回到家里,害得全家一顿好找。他父亲见“小二”回来了,又高兴,又心痛,忙把他搂在怀里问:“你这两天跑到哪里去了?”“去学艺了”他高兴地回答说。这时他发现全家人都用怀疑的目光看着自己,“你们不信呀!不信,都瞧一瞧”话音刚落,两步三步跑到院子里,学着卖艺人的样势练了起来,全家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他是跟着看把式去了。从此他真地照着练了下去,练得很吃苦,很认真。不久就练得拳脚生风,就是那较高难的“鲤鱼打挺”动作也能轻松自如地打起来了。他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练得更加努力了,不论在家中,还是在田间,只要一有空,就得踢上几脚,打上儿拳,连劳动休息的机会也不放过,总是随手折棵秫秸为枪棒舞弄一番。这虽说不成理法,却为今后学武打下丁坚实的基础,同时也强健了他的体魄。
二、应招兵巧遇良师
一九一一年,张业先已满十六岁,长成为膘悍的小伙子。他为了能报效祖国,决定应招当兵,却遭到他父母的反对。当时民间视兵如匪“好铁不打钉,好男不当兵”再加上四处战乱,好端端地一个男儿,谁愿去送死!因此好说歹说,他的爹娘怎么也不答应让他去。他睡在床上总觉不是滋味,翻来复去睡不着,心里想:国家遭难,民族遭殃,百姓不得安宁。作为一个男儿,就应负责任,就应当去当兵,去为国效力,出去见见世面。第二天—大早没让他父母知道跑到乡招兵所,报名出发了。张业先来到安徽省六安州军营,服从命令,当差认真,深受上司和战友们的喜爱。他除每天出色完成自己的任务外,还抽出一定的时间学习文化,练习“自创武术”。这引起了同事们的注意,特别是本营武术教官,查拳大师马忠启的重视。马忠启,河南省沈丘县怀店镇人,回族,查拳名家马长发的高徒。马忠启查拳造诣精深,有“活岳飞,赛马超”之美称。马认为“小张”是块练武的好料子,决心私收他为徒。于一九一二年八月十四日,张业先拜在马忠启的膝下。从此,每有空时都来找马师请教,正式接受了传统的正规师训。  冬去春来,练功从不松懈。功夫不负有心人,这样仅用两年的时间,就已系统地掌握了“十路弹腿”“一路母子,二路行手,三路飞脚,四路升平,五路关东,六路埋伏,七路梅花,八路连环,九路龙摆尾,十路串拳”的全部拳路。又用两年的时间学习了“二路查刀”“五虎群羊刀”“四门双刀”“查钩”“梅花枪”“盘龙棍”等器械的套路。
三、到上海绝技练成
一九一七年马忠启辞掉六安州军营教官职务,打算去上海。张业先知道自己的师傅就要离开军营,心里非常堆过。他心想,马师这几年对自己的学习、生活关心无微不至,胜过父母,自己却对马师没尽任何孝心,怎能与马师分开呢?我在军营这么长时间,为百姓们又做些什么呢?还不是为那些少数统治阶级卖命吗?干脆不干了!随师而去吧!想到这里,决心已定。第二天早上当师傅坐在车上时,忽然发现“小张”也在上面。马师忙问:“你怎么也来了?”“我的艺没学完呢,我怎么能离开您老呢?再说您老也得需要个侍候您的人啊!”张业先回答说。马师一看事到如今,也只好答应了,师徒两人来到上海不久,开了个“振华武
馆”,名声颇高。
张业先在上海期间,一边助师授拳,一边继续学习研究技艺,尽得马师真传。马见张业先的查拳姿势舒展,动作灵活,迅速静定,节奏鲜明,尤其配以窜蹦跳跃、闪展腾挪,起伏转折等技术动作,更令人喜爱。他那气势磅礴的武风能鼓舞人的斗志,有独到之处,心中非常欢喜。于一九二五年春,经马忠启引见,让张业先认识了师伯唐殿卿。唐殿卿是南京人,当时八十四岁,技击大师,有“南京到北京,神手唐殿卿”之说。张业先从此开始
向唐学习技击之道,还学习了“疯魔铲”的套路和“绵掌拳”等绝技。使张业先的武技更上一层楼。在唐的精心指教下,不到两年,已将“绵掌”练得运转舒展如绵,动作连贯而不断,掌法运行成环,劲力内蓄刚劲,外现绵柔,爆发时迅速快捷。他平时掌不异常人,但一到实用之时,发掌有顽石立碎,生铁可裂之功。他掌力沉雄而控制有度,令人不可思议。他能把七块青砖叠在一起,一掌下去,只见上下两块完好无损,而夹在中间的砖块碎。一九二八年夏天,马、唐两人见张业先技艺练成,让其出师。张业先眼含热泪,依依不舍告辞了师傅、师伯,回到了家乡丰县。
四、任教师广播武术
一九三O年,丰县民众教育馆增设武术课程,张业先被聘为武术教师。第二年,他认为武术只让该馆里几个学生掌握还不够,应将它献给所有的人们。一九三二年春经馆长同意决定对外招收武术训练班学员,每四个月一期,每期招收学员一百名。一九三二年底招了三期。一九三三年改为一年招收一期,至一九三六年共招学员七期,培养武术人才千余人。一九三七年抗日战争爆发,第八期学员报名后没能参加训练,至此武术班也随之停办了。
当时训练分为白天和晚上两个时间进行,在学员中有的是白天和晚上训练,也有住在教育馆内前半天学文化,后半天和晚上进行国术训练的。凡参加学习的不论是学生,还是外收学员,到毕业必须学会“十路弹腿”、查拳里的头趟拳术和第十路查拳三个徒手单练套路。学一年一期的学员除学习练熟上述三个套路外,还要学会“查刀”  “查棍”和“查拳对练”等几个套路。毕业后的学员,要求继续学习的,就必须认师后,方能继续学练。以岳广海、王连壁两人认师最早。    
张在民众教育馆任教期间,还兼任国民党丰县党部,丰县警察局的教官。后来又分派徒弟邱冠文,高世君去二区中心民校任教传播武术,赵廷兰去第四区中心民校任教传播武术,孙基贵、孙基永去第三区中心民校任教传播武术。这样上至上级官员下至父老百姓,都学得了查拳,使查拳首次在丰县广泛地传播开来。
五、复从军抗日救国
一九三七年十一月,西北军杨虎城部的后方办事处处长汪为哉来丰县,经李贞乾介绍,将国术馆部分学生组成武术团,  由张业先任团长,随汪为哉西去,月底从安徽砀山县上火车抵达西安附近的浦城站下车,后转移到陕西大荔县训练。一九三八年春,部队由陕西开到山西省后,武术团整编为武术营,张业先改任为营长,编制为九十八军一六九师第三团第三营。张业先率领武术营随大部队转战于武乡、平遥、太谷、沁源、榆次等地。历经大小战斗五十余次,杀死杀伤日伪军四百余人。在抗日的战场上,使他们有了用武之地,发挥了中华武术的威力。他们为抗日救国立下了汗马功劳。
六、遇不平拔拳相助
张业先常说武人要讲武德。他的拳头从来不打自己人。但路遇不平,拔拳相助的事倒是有的。有一天在西安市的一个巷子里,  目睹一个国民党军官欺侮一位老农民,拳打脚踢不停,张业先见状,气愤不过,走土前去就是一脚,将这个仗势欺人者踢出了一丈开外,然后迅速护送老农穿过几条小巷不知去向了。还有一回是一九四五年春节前夕,张业先在还乡的路途中经郑州车站,看到国民党兵痞在车站上横行霸道,把早就在车站排队的人群行李踢开,要将他们贩卖的私货先上车,排在队里的张业先见状,气上心头,一人屹立于检票口,坚持先排队者上车,众兵痞看见半路土杀出一个气势汹汹的彪形大汉,仗着人多势众,一涌而上,想把张业先推开,可怎么也推不动,他们就打。一拳两拳,这个武林高手却纹丝不动。张业先说:“快快闪开,让先排队者检票上车,否则我要还手了。”兵痞们哪里肯依,继续蜂涌而上。只见张业先“绵掌”使开,左右开弓,一掌一个打得他们倒了
一大片,都动弹不得。有的兵痞见遇上了高手,不敢再动手,乖乖地闪到一边让乘客们都先上了车。
七、居西安欢度晚年
解放后,张业先落居于西安,受到了党和政府的关怀,并给他安排了工作,使他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张业先的晚年依旧习武练身,传授徒弟,从事查拳研究,关心着中国武术的普及和发展。
摘自《搏击》杂志1988第五期41-42页
  • 峨眉武术在线  峨眉武术联合总会主办
  • 联系电话:0833-5565117 电子信箱: emwswxx@126.com
  • 地址:四川省峨眉山市佛光南路274号峨眉山大佛禅院
  • 川公网安备 51118102000122号  蜀ICP备1200945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