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武术访谈 > 正文

新中国第一代女武术家 王菊蓉

时间:2017-03-17 16:15:40   来源:《武林》杂志   点击:
上海乐秀珍
在第五届全运会武术表演赛的裁判席上,坐着仪态端庄,精神抖擞,目视全场,一丝不苟的副总裁判王菊蓉同志。她正在聚精会神地凝视着每一个武术运动员的每一个动作瞬息变化着的精致细节,依据竞赛规则,心中有数地注视着裁判员的每一个评分……。
王菊蓉是新中国第一代女武术家,全国政协委员,上海体育学院武术系副教授,武术界老前辈王子平先生的女儿。
苦难岁月 壮志难酬
王菊蓉出生于武术世家,从小爱武。她的祖父是著名的武林高手“粗胳膊王”,父亲是身怀绝技、武勇超群、名扬四海的武术家。王家庭院,早晚都聚集着众多武术爱好者,刀光闪闪,剑声铿锵。王菊蓉从五岁起,便随乃父习武练功。父爱之如掌珠,执教从严,每每从基本功教起,且尤为注重武德教育,希望她能继承父业,为国效劳。王菊蓉也格遵庭训,刻苦锻炼,寒署不易,希望将来为国驰聘,光大武术事业。
然而,在灾难深重的旧中国,要发展武术事业,报效祖国,又谈何容易!象王子平先生这样武艺出众,遐迩闻名的式术家,在达官富人眼中,仍被视为“走江湖的”、“卖拳头的”;王子平先生擅长跌打伤科,救死扶伤无计其数,竟被视为“卖膏药的”;王子平先生是回族人,在大汉族主义者眼中,又被鄙视为“穷回回”。其时世道武微,哪里会有武术事业的地位!王子平先生的处境尚且如此,更何况初出茅庐的王菊蓉呢!
王菊蓉清楚地记得,在三十五年前。她参加旧中国的第七届运动会,获得国术比赛女子冠军。可是有人却故意问她胸前别着的“国术”牌子是什么玩意,并轻蔑地说:“嗅!原来是卖拳头的!”
崇文尚武 文武双全
王子平先生在自己的坎坷经历中,深深懂得,要想改变祖国积弱不振面貌,扫雪“东亚病夫”奇耻大辱,必须发展武术事业,使祖国转弱为强,民族康强,人民身强力壮。同时又必须摆脱睁眼瞎的困窘处境,提高武术界的文化水平,用文字宣传教育国人热爱武术事业。因而从自己做起,多方鼓励王菊蓉念书学文化。果然,王菊蓉发奋努力,在读完中学以后,考入震旦女子文理学院的教育系。在学四年,成绩优异,品学兼优。与此同时,她仍不忘武术锻炼,文武双修。用她自己的话说,“国术、国术,祖国武术,祖国是与武术紧紧地联系在一起的。”可是,在当时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这么看。一九五二年,在大学毕业前夕,王菊蓉出于对母校的热爱,在毕业典礼庆祝会上,乐滋滋地表演了她的一一套拿手剑术。此时,台下竟然有人指手划脚,煽起哄动。王菊蓉既气愤又好笑。气愤的是祖国的传统武术不被重视,难登“大雅之堂”,可笑的是这班阔小姐见识浅薄,只知跟着教会的某些人崇洋媚外。王菊蓉镇定自若,不为所动,仍然坚持自己的观点,把自己所学的知识用到祖国武术事业方面去。以后的经历,证明她的这种观点是完全正确的。
党的恩深 人民哺育
王菊蓉经常说:“我的成长,主要是在新中国成立后,靠党的培养和人民的哺育。如果得不到党的无微不至的关怀和人民经常给予的鼓励,就没有我王菊蓉的今天。”事实的确如此。解放后,在党的双百方针指引下,在“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的感召下,体育事业篷勃发展,武术事业欣欣向荣,武术工作者地位空前提高。一九五0年,武术正式列入国家体育项目;一九五三年在天津举行的第一届民族体育表演竞技运动会,王菊蓉以“五路查拳”、“青龙双剑”的出色表演,获得了金质奖章。
大学毕业后,王菊蓉被分配到华东教育部工作,并从事武术研究。一九五四年奉调到华东教育学院(即上海体育学院前身),从事武术教学工作。她把自己的青春和精力,全部倾注在武术事业上。她从小孕育着的武术报国夙愿和抱负在现实生活中充分抒发出来。
工作第一 不计名利
除了日常教学工作外,王菊蓉还参加了编写武术规定套路,制定武术规则,从事武术各路拳派的交流工作,她不但对查拳有精深研究,还掌握了华、洪、炮等多种拳法,对各个门派的历史渊源、拳路特色和攻防技术,也熟练掌握,且无门户之见,并蓄兼收。与此同时,她还掌握了一套创编新套路特别是武术基本训练的教学方法,丰富了教学工作内容,为武术进行集体教学作出贡献。一九六O年,她到国家体委担任出国武术队教练,不久又随周总理、陈毅副总理到缅甸访问,并亲自表演武术套路,获得好评,成为新中国出访武术队的第一个女教练。
一九七九年,上海市体委应日本友人的邀请,派王菊蓉赴日本大阪教授太极拳,成为我国第一个出国教授太极拳的女武术家。一九八O年,国家体委批准她为国家级武术裁判(全国第一个女子武术国家级裁判)和国家级射箭裁判。同时担任华东六省一市体育干部轮训班武术教师。
王菊蓉在工作中勤勤恳恳,谦虚谨慎,不分昼夜,理头苦干。六十年代,在全国射箭比赛中担任裁判工作,因工作出色,曾获风格奖。随后兼任上海射箭协会副主席,全国封箭协会委员。她十分重视理论与实践相结合,长期深入教学第一线。就是在竞赛场地上,她几乎跑遍裁判工作的各个岗位,有时还用她流利的普通话,在广播里亲自报道竞技的实际而生动的情况。有次,某单位派来一名裁判,大会根据工作需要,安排她担任临场广播,她认为大材小用。王菊蓉便耐心开导说服她。结果,她为王菊蓉不计名利的崇高精神所感动,愉快地拿起话筒。
王菊蓉多次参加武术教材编写工作,多不署名,即使偶尔署名也不争先后。她担任《奇功异彩》的电影顾问,但却成了银幕上的“无名英雄”。她工作繁忙,社会活动又多。既要教学,又要给年青人和武术爱好者改文章;既是各区和几个高等院校的武术顾问,又是登门求教者的业余辅导员。虽严重影响她的睡眠和休息,但她却毫无怨言,心甘情愿当武术事业的铺路石。
为人师表 桃李满门
王菊蓉刚过五十岁,年纪不算老,可她教学二十多年来,学生遍布大江南北、,甚至远达边陲和海岛。其中不少人是武坛名将,有的是优秀的武术教练、有水平的武术裁判或国字级裁判。她在全国性竞技场上,经常听到“王老师,王老师”的亲热称呼。真可以说是桃李满天下。她看到了新人一代一代成长,武术事业后继有人,感到由衷的高兴,眼眶里浸润激动的泪花。
王菊蓉对前辈异常敬重,对平辈团结友爱,对晚辈热情关怀爱护。尤其值得称道的是打破门户之见,对南拳北腿一视同仁。例如对形意、八卦老师们的著作,她总是尽力帮助,推荐出版。
王菊蓉对教学工作认真负责,效果很好。无论在上海体院的教坛上,或在日本大阪的教练场上,或是在武术干部轮训班讲坛上,还是在武术讲座里,她的讲课都生动感人,获得好评。有位日本太极名家曾笑着时她说:“听说大阪府太极拳班的中国女教师教学非常严格,我以为您一定是个十分威严而又可怕的人呢!现在看到了您,才知道您是一个温文慈祥,彬彬有礼的教育家,真令人钦佩!” 
王菊蓉不会骄傲,也不知自满。现在,她一如既往地从事继承和发扬中国武术事业的工作。她把父亲王子平先生的《拳术二十法》、《砂袋》、《花式跳绳》遗作进行整理。《拳术二十法》己在国外出版了。她除了五十年代编写的《武术》和《剑术》、《和妇女谈武术运动》等著作和文章,六十年代主编的《龙凤双剑》、《规定剑》等书籍之外,最近又创编了《太极连环剑》,并在上海体院及高校体育教师武术进修班中传授。还在《生命在于运动》中主编了关于健身、防身的武术入门讲座;在青少年丛书中,又编写了武术——剑术。目前正以更大的热情投身于武术的发掘和整理工作,要为四化作出更大贡献。
在第五届全运会结束时,王菊蓉又获得了一枚金光闪闪的栽判员精神文明奖章。我们祝贺她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摘自《武林》杂志1984年第一期10-11页
  友情连接

中华武术网 形意魂
  • 峨眉武术在线  峨眉武术联合总会主办
  • 联系电话:0833-5565117 电子信箱: emwswxx@126.com
  • 地址:四川省峨眉山市佛光南路274号峨眉山大佛禅院
  • 川公网安备 51118102000122号  蜀ICP备1200945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