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武术文化 > 正文

《剑经》技击纲要

时间:2018-11-15 14:49:30   来源:摘自《武林》杂志,   点击:
文/赵鸿宾
《剑经》是中国武术发展史上一部科学实用的武术技击理论专著。自成书传世至今已达四百三十七年。一向被视为武术之经典,技击指南。受到历史武术界的尊崇。
《剑经》作者俞大猷(1503-1580年),福建泉州普江人。他不仅是古代著名的武术家,还是明代杰出的军事家,民族英雄和诗人。明嘉靖三十六年(1557年)他完成理法技艺俱称绝品的名著《剑经》的创作。
俞大猷著《剑经》的宗旨有三:
一是要阐明武术技击原理。
二是为武术技击创立系统合理、科学实用的战略战术纲要与法则,用以指导技击实践。
三是推出集前人之大成,自创“俞公”、棍法体系,为后世棍术发展创新提供具体范例。使后学有法可依,有术可用,有技可使,达到明理会用,知行合一。
俞大猷将《周易》哲理与军事战略战术思想和武术技击艺术有机地融为一体。在“武本为战阵而用”思想原则指导下,以“制人而不制于人”为战略指导方针,创立出一系列式术技击理论。总括其基本纲要是二法、八纲、一要。
二法
二法:即阴阳两大法则。
阴阳源自《周易》,是事物对立而又统一的代名词。古代武术家们借此描述人体运动时形态及内部变化的规律。武诀云:
阴阳代表为总纲,表示事物发展方
说明对立和统一,并非固定指一椿,
事物现象的属性,静则为阴动为阳,
阳刚阴柔水与火,进阳退阴分弱强,
劲力虚实阴阳辩,阴阳互根乾坤长。
《剑经》对阴阳法则在武术技击中的指导作用机极为重视。明确提出“阴阳最要识透”(人民体育出版社,明,威继光《纪效新书・剑经》)。在技术上《剑经》指出“棍提起手阳,杀去及打去俱手阳”。凡棍向上起,手心朝上如崩棍,挑棍属阳。棍向下落,手心朝下如臂棍,掳棍属阴。技法上提出“转阴阳不可太早,临时一下乃不费力,明之明之”。双把的翻转起落可产生出各种精妙的棍术技法,但必须符合阴阳转换规律。战术上《剑经》创立的先发制人、急进连击、近打快攻属阳而伏回诱杀、顺势借力、后发先至则属阳。正因为阴阳法则从整体上对武术技击起着指导作用,所以《剑经》特别指出“更有阴阳诀,请君要熟识”。
八纲
八纲,是《剑经》技击理论体系的主要组成部分。它包括动静、刚柔、虚实、进退八个方面。
动静,是指运动和静止。《周易:系辞上》曰:“动静有常,刚柔断关。”动静与阴阳学说形成独特的武术理论体系。阴阳化生、动静有序、刚柔相济、虚实相慕、进退得法是哲理化了的武术运动规律和要求。
《剑经》创立的“以静待动、以逸待劳、顺势借力、后发先至”战略战术法则,实质是要求武术技击者,在进行凶猛激烈的武术技去中,必须保持高度镇定,从容潇酒地应战。一定要做到“恬淡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圆神而不滞”。因为只有这样,オ能达到“机触于外,巧生于内,手随心转,法从手出,得心应手而出奇制胜”,并进一步提出“彼忙我静待”的战术诀要。提倡在武术技击中不要忙于进攻对手,应以稳健敏捷的身法技艺,有效地克制对手的凶猛进攻和诱诈战术。更要审时度势,当对手力疲失势,破绽显露时,乘虚进行快速淮确的急进连击反攻战术。《剑经》强调“打忙时要认空处杀。打到中间忙时须记得收下再起。若他打来乱时,必须忍略退回,坐足下中平,待少顷他来即用磕手法进自胜。总是以静待动、以逸待劳道理”。
另外《剑经》对“以动制动”的积极主动进攻战术,也同样注重“两人大门对打对迫,忽然变大凶猛打下,甚妙甚妙”。在近打快攻中抓住有利战机向对手发起突然快速强有力的强攻,无疑是取胜的最佳战术选择。因这种战术与技法,突发性强,速度快,凶狼怪辣人防不胜防。强烈的“战术意思”,是《剑经》技击心法诀要的“中枢”。
刚柔,出自《周易•系辞上》“刚柔相推而生变化”。武林之中评价武功技艺之高低,就看其在刚柔变化之深浅、刚柔在技击中的精妙变化即突出又微妙。真可谓“刚柔之际,奇而复奇”。
《剑经》“总歌诀”,开宗明义就提出“刚在他力前,柔乘他力后”做为技击的基本法则。
武术技击中,当对手欲动而其真力未发之际,我先发制人,抢先快攻猛打,一举压倒对手为刚在他力前。柔乘他力后则是指当对手第一次进击刚结束而第二次进击尚未形成一瞬间的“时间差内”,也正是《剑经》指出的“旧力略过,新力未发”之际,乘虚进行“急进压杀”。
技法实施中,刚柔的精妙运用至关重要。一劈一崩,一拳一腿皆须刚柔,才能恰到好处。
《剑经》曰;“凡凶棍打来,我顺势敲一下,就扁身中拦兼大劈,连连累革进去。”凶棍是指对手打来速度快,力度强,难接难破的棍法,此时决不能以刚对刚,那是犯硬。应先顺着对方的棍势,用棍先敲击他棍中段一下(敲为轻手法义在走化),使其力散失势,棍体偏离中立位而由实变虚。我乘势侧身再用拦棍法封死他棍,迅用劈棍进行准确有力的强攻,迫使对手无还手余地,这是先柔后刚也是刚柔相济之法。
虚实,是指二者之间的关系“本末更盛,虚实有时”。武术技击中处处总有一虚实。步法上用以支撑体重的一侧为实而起辅助作用或移动的脚即为虚。佯攻诱敌之举为虚,击打战术目标的拳为实。
武诀云,虚实劲力强与弱,更做斗势盛袁云,虚实相兼变有时,玄虚为神充实美。
《剑经》对“阴阳虚实之理”高度重视。如“问,如何是顺从之势,借人之力?日,明破此则得其至妙至妙之诀矣。盖须知他出力在何处,我不于此处与他斗力,姑且忍之,待其旧カ略过,新力末发然后来之。”实施顺势借力,后发先至战术的首要条件,是必须准确把握对方之虚实之处。本着《剑经》“他弱我用强他强我弱让”的原则,待对方旧力略过而又新力未发之际,正是对方由实转虚的调整阶段,我得实即发以重破轻,以实破虚,但必须以强烈的战术意识进行强攻,正如《剑经》曰“此时不顾性命了,只两目认定他胸前,棍上空急穿上,棍下空急穿下”。
进与退,是武术技击中基本的对抗形势。进有虚实,退也有真假。主动与被动皆在其中。一般而言,积极主动进攻是取胜的最为有效的战术手段。但是战术上的伏回防守也同样是神机妙算。进有进击,反击而退也有截击与伏攻。《剑经》技法上以“一打一揭”为核心。战术上以“步步前进”为准则。一再强调“步步俱要进,时时俱取直”、“步步前进、天下无敌”的战术原则。但同时也注重“一发未深入,后发胜先实”“决不可一发便要伤人,徒使自势发尽,为他人反伤”的辩证观,体现出战术上的灵活性。当身陷困境,受人所制时更提出“我入被他打觉败,即急跳退,记之记之”的“走为上”的明智策略。武术技击中。对手乱打无章也时有发生,如何制止对方乱打,《剑经》指出“若他打来乱时。必须忍略退回,坐足下中平。待少顷他来,即用磕手法进自胜”。这一退一进须得机得法。
一要
一要,即如拍任君斗。
《剑经》创立的”拍位学说”,是一种科学实用的武术理论。
拍位的现代术语就是“节秦”,在武术技击中,它是精神气力功与战术、战机、技法、步法综合发挥的“中枢”。
他在《剑经》中、首次提出“千千万万步俱有拍位”和“知拍任君斗”的科学论断。
《剑经》曰“此‘当’字,如曲中之拍位,妙不可言。故赞之曰‘我扼他傍,前手直当,后直加拔,有神在中'学到此,一贯乎万矣”。
拍位,在武术技击中至关重要。时机与部位,力度与技巧,进攻与防守之间,只有在拍位的调度与连结下,才有可能使战术战机,技法步法形成整体上的同步进行。使武术技击呈现为有规律、有节奏、技艺凤格独特、高度艺术性的对抗竟技运动。
武术技击中战术技法的实施,战机把握的确切否,甚为重要。因为技法实施中即使其カ度、速度、技巧都是完善的,但也常常因战机把握的不准确而遭到对手的拦挡截击而造成失利。这里的战机就是战术实施中的拍位问题。《剑经》曰“我想出旧力略过,新力未发,八个字,妙之至也,前言拍位,都是此理”。因为在旧力略过而又新力未发之间,存在一个精妙的“时间差”,它就是拍位,是乘虚反击的最佳战机与节奏。同样技法在实施中也有拍位,它们是技法与击打部位的“结合点”。《剑经》指出的“打在他手前一尺”、“务对他手直起直落”、“凡进杀先软后硬,今后勿用打”、“一声响处值千金”都是讲技法上的拍位问题。正如清代武术家吴殳所言“打在他手前一尺,余谓此拍位之注解也”。《手臂录》。
综上所述,《剑经》创立的一系列武术技击法则和纲要系统合理,科学实用,对武术技击具有极为重要的指导意义和实用价值。它不仅丰富了武术文化体系的宝贵内容,更为武术技击和武术科学的发展创新开拓了广阔的天地,使《剑经》成为指导武术运动的主要理论基础。
摘自《武林》杂志1994年第12期第8页。
  • 峨眉武术在线  峨眉武术联合总会主办
  • 联系电话:0833-5565117 电子信箱: emwswxx@126.com
  • 地址:四川省峨眉山市佛光南路274号峨眉山大佛禅院
  • 川公网安备 51118102000122号  蜀ICP备1200945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