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武术文化 > 正文

《剑经》管窥一得

时间:2018-02-24 15:10:11   来源:《中华武术》杂志 第3期   点击:

作者:张西京             图片来源:网络

\

“刚在他力前,柔乘他力后;

   彼忙我静待,知拍任君斗。”

                         明·俞大猷著:《剑经》

俞大猷的《剑经》动静、刚柔论,是我国古典哲学和抗倭作战实践的结晶。

在明代激烈的抗倭斗争中,俞大猷担任两浙总兵。他将兵二十余年,身经百战,屡建奇功。上引总诀歌一节,是他指导卒伍战斗的技击经验总结。因此,受到其他抗倭将领的重视。戚继光在他的军事巨著《纪效新书》中,就收录了俞大猷的《剑经》(包括上引总诀歌),并予以高度评价:

“向见总戎俞公以棍示余,其妙处已备载《剑经》内。逐合注明。无容再赘。其最妙者只在一得手之后,便一架一戳,如转圆石于万仞之山,再无住歇。彼虽习艺胜我几倍,一失势便无再覆之隙,虽有师家,一败永不可返矣。不帷棍法,虽长枪、各色之器,俱当依此法也。近以此法教长枪,收明效。极妙!极妙!”

由此看来,收在《纪效新书》里的《剑经》确如戚继光在本书序言中所讲的那样:

“夫约‘纪效’,明非口耳空言;日‘新书’,所以明其出于法,而不泥于法,合时措之宜也。”

用今天的话来说,它既不是那种道听途说、一知半解的空论,也不是那种墨守成规,不知权变的军事教条,而是在抗倭战斗的实践中产生出来,又反过来指导抗倭战斗实践的卓有成效的经验。

抗倭战斗的实践,不同于兵书上所载的一些战争、战役和战术手段的实施,它具有一定的特殊性。这是因为,那些海盗式的日本浪人,一个个披坚执锐,或三、五人一伙,或二、三十人一群,以大海为依托,驾舟流窜,四处惊掠,常常使驾车驭马的大队官军防不胜防,疲于奔命。东南沿海港湾河汊,田埂堰坡的地形,使战斗接触面很小,难能运用军事上一些常规战役、战斗手段,往往是追而难觅,围而难歼。明朝开国以来的二百年间,一直倭患不靖的原因,除了政治腐败,军事上的无能也是一个重要原因。而俞大猷则是励精图治,在军事上知己知彼,敌变我变,采用以大兵合围,以小部队出击,打穿插,堵截敌后路的方略,克敌制胜、捷报频传。

 在冷兵器时代,与敌人以小股对小股,以短兵对短兵地周旋在港湾河汊,田埂堰坡,这就需要从事作战的兵士,有较高的武术技艺,有单兵作战的能力,这是俞大猷指挥战役、战斗成功的关键。这样的战斗场面,很类似于散打中一对一、二对二或二对一的情形。

在散战中,诚如俞公所指:必当首先处理好动与静的关系。能“静”才能知“拍”—即知机。知机,就是知敌之虚实。以我之虚(能动的虚招),应敌之实;以我之实,击敌之虚(被动的虚处)。后人有云:“能动能静,拳道之圣;动而不静,拳道之病。一驰一张,治世之道;一静一动,拳技之用也。夫动以制敌,静以待敌,有动有静,无往不利,此之谓上乘,故誉为圣。出入门者,动而不静,多为人乘,故曰病也。”静而知机,审时度势,因利乘变。或先发制人,不待其发,强先截之(刚在他力前);或乘隙以攻敌,待敌已发,避实就虚,乘其旧力已过,新力未发之时而还击之(柔乘他力后)。这就是散战战术的主动权。掌握了主动权,就必然打得放松,打得有层次,有节奏,讲究法度。先声夺人也好,后发制人也好,都要因敌因势—即客观上敌我双方的态势而决定,决非主观强求所能奏效的。

摘自 《中华武术》 杂志1985年第3期36页

  • 峨眉武术在线  峨眉武术联合总会主办
  • 联系电话:0833-5565117 电子信箱: emwswxx@126.com
  • 地址:四川省峨眉山市佛光南路274号峨眉山大佛禅院
  • 川公网安备 51118102000122号  蜀ICP备1200945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