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武苑杂谈 > 正文

评说醉剑

时间:2018-03-24 15:18:50   来源:《中华武术》杂志   点击:
邱 文
醉剑迷人。
迷在形象生动,千变万幻;迷在高手汇集,相继登场,竞争激烈;还迷在它的技术宽容度大,任剑坛风流们自由地驰骋。由此,姿采纷呈,风格迥异,若春兰秋菊。
较有典型性的似有三种风格。
赵长军的醉剑可属一种类型。它的特色是整体感强,毫无懈怠,从一开始的几个摔跌便急剧地引向高潮,接下去在踉跄飞旋中剪点穿挂,闪展游击,跌扑翻滚,难险环生,整套动作一气呵成,淋漓酣畅,气势贯通,犹如痛饮佳酿的醉客蒋浑身解数纵情施展。赵长军以他娴熟的技艺和优厚的素能而独绝于步,观后确有美不胜收、一睹为快之感。
李志州的醉剑,当属又一类型的剑。他更着重于运动技巧的艺术的处理。他的运动飘逸而敏捷,飞起似轻云一缕,下地如落叶一片,在急缓自如的交替中变换节奏,追求一种韵律的美,恰同一醉仙于烟云薄雾之中,若即若离,妙不可言。
徐向东的醉剑则另俱一格。造型生动,间以乱中有序的剑法,动静分明,酒脱不羁。尤其是“扣腿举觞”、“仰身贪杯”、“席前枪酒”等造型,功力深厚, 栩栩如生,似乎塑造了各种酒仙的不同形象,令人一览无余。
另外,翟贵奇、李殿方、王建军、曹凯等也都有绝处,或大缸豪饮,或倾杯独酌,不凡身手。
有人说,究竟哪一种最符合醉剑的风格?或者,是否三种风格溶于一体会更好些?
要探索这个问题,不妨琢磨一下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名手集中在醉剑项目上。一则表演性强,二则技术宽容度大,三则体力支配自由些,刚柔运使自如些。这些都适宜于沙场老蒋。尤为重要的,是它要求更高的协调,剑法、身法与步法的巧妙配合,应当说练入达化之境的运动员才会胜任,游刃自如。他们根据各自的体能、情趣、气质来处理一招一式,乃至整套。因此,与其评判哪一种风格好,莫如分析谁的功力纯透,造诣精深。真要溶于一体,也未必好。犹如京戏里的唱腔,同一出戏,言、马、谭、麒等派的唱法不同,各有妙道。同样,完全统一了格调反而会限制了运动员。拿传统醉拳来说,也有“醉八仙”、“醉酒拳”、“鲁智深醉打山门”、“燕青醉跌”等多种,技术风格也不尽相同。
从这一点来看,有人提议醉剑、猴棍等一些传统器械,不进行竟技比赛,采用表演评奖的办法,恐怕会更利于推陈出新,百花俱放。
当然,醉剑也有需要统一的东西,恐怕应突出一个“武”字,即追求剑法。这里借用古人唐顺之的一句诗:“百折连腰尽五骨,一撤通身皆是手”,醉剑也当是醉形与剑法浑然一体。似醉非醉,暗藏杀机,在踉跄步履和跌扑翻滚中,如何表现丰富多变的剑法,乃是重要的宗旨。
只重醉形和技巧,势必与舞台上的醉剑混同;只注重剑法而忽略醉形,至多是地躺剑,名不符实。当前来说,主要的问题在于对剑法的精深琢磨有所忽略。愿剑术名将高手,不断加强和丰富醉剑剑法,使醉剑更加脍炙人口。
摘自《中华武术》杂志,1985.年第7期第五页。
  • 峨眉武术在线  峨眉武术联合总会主办
  • 联系电话:0833-5565117 电子信箱: emwswxx@126.com
  • 地址:四川省峨眉山市佛光南路274号峨眉山大佛禅院
  • 川公网安备 51118102000122号  蜀ICP备1200945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