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峨眉功法 > 正文

南怀瑾老师:“他的死”是千古之谜,谁破解了将会“不可度量”

时间:2017-11-12 10:03:55   来源:微信公众号:迦陵仙音礼敬南怀瑾   点击:

“南海之帝为鲦,北海之帝为忽,中央之帝为浑沌。”现在一般人讲话,你这个事情太疏忽了,现在写成疏远的疏,照古文写,应该写这个“鲦”,太鲦忽了。鲦忽是句俗语,来源是说“南海之帝”,庄子很少提到“东西”,所以东西是我们提出来的;庄子只提南北,“南海之帝”,南海有个皇帝。帝者,就是代表主宰,他的名字叫“鲦”,北海呢!这个主宰名字叫“忽”,这两个都是宇宙的主宰,不过分在南北极,分区而治,他们不要竞选的,天生就是如此。
“中央之帝为浑沌”,中央有一个皇帝,这个主宰为浑沌,不是我们吃的馄饨,这是道家所讲的浑沌。这个浑沌就是阴阳混在一起。其实我们吃的馄饨,原始就是这个观念来的。所以肉啊,菜啊,面粉包在一起,就是浑沌的意思,这种样子叫浑沌
“鲦与忽时相与遇于浑沌之地,浑沌待之甚善。”南北方这两个鲦忽,听起名字,这两个人很鲦忽,很冒昧;换句话说,我们把鲦的别号叫冒,忽的别号叫昧,两个人合起来就叫冒昧,冒昧就叫鲦忽。这两个冒失鬼啊,经常在中央老板浑沌那里碰面。“浑沌待之甚善”,他们来,这个浑沌当然就请吃馄饨啦!那就感情很好。两个人就觉得这个浑沌太好了,鲦与忽就讲了:
“鲦与忽谋报浑沌之德,曰:人皆有七窍以视听食息,此独无有,尝试凿之。日凿一窍,七日而浑沌死。”两个人就说这个浑沌,天天对我们那么好,吃了那么多了,我们总要报答他,想了半天,想到了,“人皆有七窍以视听食息”。世界上的人多聪明!人为什么脑筋聪明,因为头上有七个洞,有脑筋思想,脸上眼睛可以看,耳朵可以听,鼻子可以呼吸,嘴巴可以吃,这些多重要呢!浑沌这个家伙啊,像个汤圆一样圆的,他没有开窍,我们唯有一个办法报答他,就是使他开窍。“此独无有”,他可惜啊,我们这位老兄浑沌就是太浑沌了,也就是混蛋的意思。“尝试凿之。”鲦忽他们要给浑沌开一个窍,所以这两位老兄,就到工具店买一个工具箱,开始工作。“日凿一窍”,一天给他开一个窍,“七日”,七天眼耳鼻舌身都开了窍,七个洞都开了。“而浑沌死。”而浑沌就死掉了。浑沌死掉就变面包了。这一下完了!庄子呀!就是那么幽默;所以读《庄子》,有时候我们读得会笑,他的文章就是这样。你要写风趣的文章,就要学庄子。
这一段也是非常有名的故事。所以,你们打坐的人,有时候静到气脉浑然入定了,第一步,就要得浑沌的境界,这是道家的术语。真得到浑沌境界的时候,那是真正定,不是昏沉定,六根不动了,内外隔绝了,本身里头的气脉也不动了,气脉都通了嘛,再不能打开了。如果你想再把气脉什么的,使它河车转动啊,任督二脉打开啊!那中间浑沌就死掉了。修道入定,必须要进入浑沌的境界,才是修道的基础,然后慢慢才能够阳神出窍。所以一般修气,转河车,修三脉七轮,为了什么?为了回到那个卖“浑沌”的家里去;那样,得道的基础就有了。
“当神归炁穴之时,不睹不闻,无天无地,璇玑一时停轮,复返混沌,再入鸿濛。即此混混沌沌之中,真阴真阳,自相配合。故曰,混沌鸿濛,牝牡相从。”一个入定的人,他的心电图很平的,很久才轻微地动一下,但不是病态,这是神归炁穴的境界,也就是佛家讲所谓气住脉停的禅定境界。实际上心脏还是有动的,还是有轻微的呼吸,鼻子的呼吸很少了,皮肤的呼吸还在动,这是神归炁穴,这是坎离交。这个时候对境心不起,“不睹不闻,无天无地”,完全忘我了,身体的感受没有了。如果身体还感觉气到了背上到了前面,以为自己任督二脉打通了,那根本是感觉状态,连“神归炁穴”影子都没有呢!
到这一步,感觉已经不必谈了,早过去了,所以“无天无地”,这个身体什么感觉也没有,“璇玑一时停轮”。璇玑是天文的仪器,在这里代表脑子思想绝对无念,身体上气机的流行绝对静止,这两个静止就叫做“璇玑停轮”。还有一句“日月合璧”,就是精神与气血归一了,所以“璇玑一时停轮,复返混沌”。混沌是什么境界呢?
庄子说了混沌的典故,所以后天的聪明一打开,先天生命的真体就完了。什么叫真正的混沌呢?拿佛家一句话来解释,“六根大定”,就是眼耳鼻舌身意六根都对内,就是达摩祖师的话“外息诸缘,内心无喘,心如墙壁,可以入道”,这就可以进入混沌境界。
所以混沌是神、气两者相包,等于馄饨一样,里面有肉外面包馄饨皮,神被气包住了。前面提过云门祖师说的,“我有一宝,秘在形山”,我们思想可以很高远,想到太空去,可是去不了,被肉体包围了,两样混合不能解脱。所以小乘的佛法是修解脱,把这两个分离,像化学一样分解,可以得到真正的自由。但是解脱不是最高的道,只能到罗汉境界。菩萨境界不修解脱,要待身、心两方面都成就,肉体的四大还要转化,因为心、物两个是一体的两面。
收视返听,到达六根大定。六根大定以后,这里告诉你“不睹不闻,无天无地,一时璇巩停轮,日月合璧”,再进入混沌。有同学问,如果一个人打坐的时候进入混沌了,是不是人也变混沌了?不会的!正统的修法,到那个时候虽然进入混沌,这个身体更端正,决不会倾斜或者弯曲。如果说非要弯起来,或倾斜才能进入混沌,已经不对了。真正进入混沌等于塑的佛像一样,三围很清楚,这样进入混沌就是正统。这个外形同内在有关系的,假使有倾斜,就是他色身上肉体四大的工夫没有修好,气脉没有完全修通。可是也有一种现象,真到了混沌境界他变得很小,身体会缩了。这种人当然很少,不过我没有这种经验,只是把知识告诉你们。等于你们初学打坐的人,有时候觉得身体长高很大,有时候觉得缩得很小。开始时是一种感觉状态,真证到混沌状态不是感觉状态,而是真实的状态,可以放大可以缩小。释迦牟尼佛在白骨观的修法里就有提到,不过他是秘密地说,不像我明显地说这是进入混沌的真实现象。至少最正统的说法,基本上也不缩小也不放大,是端正!决不是弯腰驼背的。
“复返混沌,再入鸿濛”,在这个境界,“即此混混沌沌之中,真阴真阳,自相配合”,这才叫做阴阳交媾,代名辞叫坎离交,是本身的阴阳在交媾,本身的阴阳在双修。从佛学来讲,这个世界叫做欲界,欲界有两性关系,就是公母、 雌雄,由男女两性的关系而生出生命。不但人是如此,任何一种生物包括植物,都是这样。欲界的生命是借用两性的合作,由混沌状态构成一个生命。但是有一个理论,修道修到这个程度,他不借用别人的合作,靠本身具备阴阳两性的功能,在自己的生命中间再生一个生命!像这样不借用他人的肚子而生,已经不是欲界的生命了。
所以我常叫你们注意三界的生命,佛经告诉我们欲界的生命是两性合作的,是需要欲念交配而发生的,这个生命是向下走的。到了上界的天人,就不是欲交了,是气交,怀孕的是男人,生孩子是从头顶上、肩膀上生。道家书上所讲的出阳神化身,都是色界人的出生境界。不过色界天也分好几层,更高一层的不是气交,而是神交的境界,神交产生另一个生命。说了那么多空话就是说明混沌境界,我们用自己的生命来修道,男女都一样,“真阴真阳自相配合”,以本身的阴阳交配,不借用外力。在自己原有生命里产生另一个生命,必须要经过混沌境界,所以《参同契》的原文告诉我们“混沌鸿濛,牝牡相从”,牝牡就是男女、阴阳,牝是女,牡是男。
“元牝相交,中有真种。元炁絪缊,杳冥恍惚。正犹日魂施精,月魄受化,自然精炁潜通。故曰,滋液润泽,施化流通。”这一节朱云阳真人的注解,都把修道的境界与消息很坦然地告诉大家。他写得非常清楚,什么工夫,什么境界,什么口诀,都告诉你了。到了“混沌鸿濛”这个境界,就是“元牝相交”。元就是根源,生命根源,牝就是母性、阴性。原始生命真正在交媾,这个交媾并不是难听的话,自己本身生命这个阴阳一定要交媾的。
普通人本身也在交媾,就是真正熟睡那一刹那。为什么人极疲累时非睡不可?人真正熟睡的话,只用半个时辰、一个小时就够了;可能有些人说这不行,我要八个小时才够。其实大部时间都没有睡,都在妄想,大脑没有完全休息,都在做梦,做了梦又忘记了。真正熟睡时,正是亥时到子时那个现象,在完全混沌的境界睡着了。我们研究一个睡眠中的人,在他真睡着时,他的呼吸一下停掉了。如果没有这个睡眠经验,看看枕边人的睡眠,然后自己研究就知道了。看婴儿更清楚,他真睡着那一刹那,呼吸停掉了,不呼也不吸。在这一刹那之间,阴阳在交,所以哪一个人不阴阳交?不交就死掉了。
所以道家的道理完全准确,懂了以后就是老子一句话,“道法自然”,你不要另外去做工夫,只把握住看牢就行。生命在未死以前,它自然的法则一定是那么走的,不是你领导它,而是它领导你的。结果一般修道人自以为很聪明,领导这个生命走,都搞反了,头上安头。每人每天自己内在都是阴阳相交的,自己的任督脉本来在流行。一天不交,一天不流行,就病了;交得不好,流行得不好,也会病了。你要懂得这个理,能够把握得住,这个生命自己可以控制了,不必用工夫用导引,都不要!交就是这样交,我们要懂这个原则。
所以,“元牝相交”就是生命之内本来的阴阳相交媾,在这相交媾之间,“中有真种”。人自己搞不清楚真正睡着了没有,世界上没有一个人真正睡着,真睡着的时候,最阴的当中有真阳之气,是一点灵明没有昏昧的。普通人不认识自己,经过打坐修道以后,工夫久了就慢慢认清楚了。这个人即使是昏迷,或者睡得很熟,这一点灵光并没有昏昧。因为你没有经过好好修养,所以认不清这一点灵明不昧是本来存在的。这一点灵明不昧就是真种,成仙成佛的真种就是这一点,不是身上的这个气,不是这个精虫,不是转过来转过去的这里有感觉那里有感觉,这些都不相干,这些是假有。假如你认为气动了,那不相干,可是有作用,不能说没有作用。真的道就是灵明不昧,这一点是真种。
“元炁絪缊”,“絪缊”两个字出在《易经》,是形容辞,就是混沌的意思。所谓絪缊、杳冥、恍惚、混沌,这四个名辞合起来就是一个。引用近代学者吴稚晖的哲学理论,什么宇宙开始是上帝创的,他都不承认,他说原始的那个东西就 叫做“一塌糊涂”,差不多就是这么一点混沌。所以老子叫它“杳冥”、“恍惚”,《易经》叫它“絪缊”,庄子叫它“混沌”。到那个境界像什么呢?“正犹日魂施精,月魄受化,自然精炁潜通”,像夏天的太阳,把我们晒得热极了,地球摄住这个热能,空气都不流通,絪缊收到了极点再放出来,碰到上面一冷就下雨,就这样一阴一阳交化。所以“日魂施精,月魄受化”,月亮本身不会发光,它反映太阳的光,这个时候,“自然精炁潜通”,虽然看不出来,但互相在通。人为什么学佛修道要打坐?打坐就是四个字形容 “精炁潜通”,你用不着用心的。老实讲,何必做什么工夫! 你久坐必有禅。什么道理呢?因为你这个生命,少使它劳动,本身自然有一个法则在动在产生,你慢慢就感觉到了。不是你做工夫做出来的,你越做工夫它就越跑,你坐在那里又要想办法做工夫,又要通那里通这里,你说多么劳苦!道法自然就是“精炁潜通”。
我们讲到“自然精炁潜通”,这个潜是潜伏的,也就是暗通。所谓暗通并不是你去领导它,是它本身自然地在通。《参同契》讲“滋液润泽,施化流通”,魏伯阳真人的原文只是两句话。这个时候到达气住脉停,混沌的状态,所谓“天一生水”这个境界,浑身的每个细胞,乃至口水,乃至精气,乃至脑下垂体,自然都在变化。变了以后一身皮肤都变润泽了,发光的。“滋液”就是讲津液来了,现在的漂亮术语就是说,等于打了一针双性荷尔蒙,非常滋润。不只一个地方变化,每个细胞都在转化,所谓“施化流通”,普遍地施开了。
“方其日月合符之际,天气降入地中。神风静默,山海藏云”,这最后八个字文学境界很妙,可以写一副对子。“一点神明,包在混沌窍内,无可觅处,此即一念不起,鬼神莫知境界。故曰,天地神明,不可度量。”所以,混沌境界是道家的基础,真正的基础,普通所讲的百日筑基,能够到达这个境界才是第一步基础成就,还要再进一步修的。做工夫到达“日月合符”,就是刚才讲“日月合璧”,太阳、月亮合于轨道,这两个宁静了,到达这个境界,“天气降入地中”, 用宇宙现象做比喻,这就是每年仲春阴历的二月,古人有一个形容,就是《红楼梦》中的话“春困”。春天人很困倦,没有精神,尤其是年轻男女,到了所谓怀春期,性知识刚刚开始,身体刚刚成长,春困得非常厉害。
春困这种现象就是“天气降入地中”。真的道是道法自然,听其自然,工夫到了那个境界天气就自然下降地中,头部的感觉忘了。所以你们学佛或学道的,打坐做工夫最痛苦在哪里?就是头脑整个的感觉忘不掉,所以你感觉气在这里动啊那里动啊,那都不是脑神经的反应!真到了头脑气满,就忘掉了头脑,天气自然下降,感觉身体没有了。其实不是没有身体的感觉,是你整个的脑部的思想、思维、意识停掉,那就是到“天气降入地中” 了。
那个时候他用八个字形容,“神风静默,山海藏云”,每一个字都不得了,这八个字用得妙极了,而且对仗非常好。气就是神风,气聚神凝;“山海藏云”,等于秋天到,万里晴空没有一点云雾,云都藏起来了,就是天气晴朗到极点。所以禅宗祖师形容的“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就是这个境界。朱云阳祖师这八个字,跟禅宗祖师这些名句的价值都差不多,“山海藏云”就是“万里无云万里天”,“神风静默”就是“千江有水千江月”。处处灵明,处处反映。这个时候,我们生命本来的这一点元神灵明不昧,包在混沌窍内,在混沌真境中,无影无踪。这个时候你有知觉吗?没有知觉;没有知觉吗?“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无所不知,也一无所知!禅宗经常讲到无念,唯有此时才能到达真正无念。一念不起,那是鬼神不可知的境界,这个境界原文是这样讲的:“故曰,天地神明,不可度量。”
《庄子諵譁》《我说参同契》
 
 

  • 峨眉武术在线  峨眉武术联合总会主办
  • 联系电话:0833-5565117 电子信箱: emwswxx@126.com
  • 地址:四川省峨眉山市佛光南路274号峨眉山大佛禅院
  • 川公网安备 51118102000122号  蜀ICP备1200945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