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峨眉功法 > 正文

南怀瑾老师:现在人过了三十岁就要注意这个地方,是一个老前辈告诉我的

时间:2017-05-08 09:21:55   来源:微信公众号:迦陵仙音礼敬南怀瑾   点击:
两个腿跏趺,这样双跏趺的时候不需要坐垫了,可以起来(师以两手撑起全身),学瑜珈的可以跳动,腿就这样盘着,手一撑就跳过去了。这是双跏趺坐法,就是左脚放里面,右脚放外面。反过来右脚放里面,左脚放外面,也是一样交换。单跏趺就要用坐垫了,左脚在下,右脚在上;或右脚在下,左脚在上。你坐坐看自己就感觉了,假使右脚在下,身体向这里偏了,影响到左边的脑;如果是左脚在下,右脚在上呢?又向另一边偏了,你体会看看。这是体会啊!学啊!不是听啊!这是科学了,等于左右脑神经受到不同的影响,这是跏趺坐。
但是个人身体关系,喜欢这一边,不喜欢那一边,你就晓得身体的结构已经偏向于那一面了。所以自己要端正身体。你看大家,我昨天还笑他们出家人坐惯了的,人都是歪的,没有一个正直的。如果双盘的话,左脚在里头,右脚在外面叫金刚降魔坐法;如果右脚在里面左脚在外面,这叫吉祥如意坐法。你们看佛像,学密宗这些都要懂啊!这样坐起来(师转身背对学员),由尾闾起第一到第七节,就要这样端正。这七个骨节很重要。
抗战那个阶段,我在成都碰到一位有道的老修行,说他是和尚也不像和尚,穿个长袍,我去见他给他磕头,他就骂我,叫我不要磕头,那么啰嗦干什么。我们谈了很久,最后告辞要走了,我说老师父啊,你现在怎么精神那么好?他那个时候已经七八十了,我才二十几岁。他就笑,送我到门口,就说了一句话:“我现在注意屁股上面第七节的骨头。”我说师父啊,这是什么意思啊?“嘿!没事,没事!走吧!”就把我赶走了,后来再也没有见到他。
我到五十几岁以后才悟到这一句话。人到了老年,这里很重要,屁股尾闾骨上第五节至第七节,就是丹田的地方。老年人这里弯起来了,男女都一样。其实他当时就是告诉我,将来会碰到这个问题,可能我也不懂,他先吩咐我。我的法缘真好,所以这个要注意。
两个腿一定要交换,一定要盘好,对身体有那么重要。你看密宗塑的佛像细腰身,臀部大,胸膛大。腰是直的,胸是挺的。所以昨天我还笑他们,每一个都是弯腰驼背,我现在站起来,身体还不像你们那样弯,我还可以不戴眼镜看报纸,还在带领他们搬这些东西。
《禅与生命的认知初讲》
从肛门这里上来,这个骨结像算盘子一样,一个一个的,第七个骨节的上面的地方,关系到腰酸背痛等问题,尤其是女性。
我们从粗的观点来讲,人的脊椎骨有很多骨节,一层一层,当阳能的气向上升,等于太阳上升一样,要经过海底爆出来。阳气要走通这个背骨是很困难的,尤其是年纪大身体衰败的人,都是透支过多,尾闾关没有打通。又因为炼精化气做不到,有形的精力到这一关早就漏了,所以年轻人修道的搞成漏丹,到了色欲这第一关都撑不过。就算能撑过关,以后又垮,垮了再来,永远冲不上去这一关。
譬如说有些女性经常腰酸背痛,因为生孩子或其他原因,气脉破损衰弱,甚至于闭塞没有恢复,所以腰没有力量。女人生命的重点是中间这一圈,叫做带脉,带脉的气足不足非常重要。督脉的这一节打不通,男女都一样,坐起来都是勾腰驼背的,腰这里叫他直一点,唉呀!要命了,这里都很衰弱。
女性要注重带脉,有时候劝我们这些中年女道友,把肚子练小一点,腰粗了就表示你生命的能量不凝聚了。譬如看到一个年轻朋友肚子很大,爱喝啤酒,他还自称练过气功,我在他肚皮上一抓有两坨肉,这就不好了,因为气不“凝聚”。真正修道也就是“神凝气聚”。
一个真正有工夫的人,他的身体到腰部是越来越细,肚子会收进去,小腹越来越充实。不是说这里鼓出一大块就是丹田了,那是肉田,不是丹田。你看一个人肚子大大的,你用两个指头去碰却是松松的。真正修道的人这里是硬实的,并不用力,元气是充满的。
背脊骨两边腰部,在中医是命门火所在,是生命的根本,也是针灸的重要穴道。所以老年人腰酸背痛,要捶腰捶背!如果实在是很痛,只好找人按摩推拿,叫人家捶打才痛快。所以腰酸就是督脉的尾闾关不通,督脉最难打通的就是尾闾关。尤其年轻人,打坐练气功,讲修养做工夫,往往到达这一关,一百人有五十双通通垮掉了。男女都一样存在的问题,刚刚打坐有一点精神,这一关还没有走通,身体出毛病了,乃至于发生遗精啊!各种各样的毛病,据我所知是非常普遍。很可惜!我们这个民族,因为传统礼教的文化关系,个个有这个病,人人不敢说,身体都没有调整好。
许多修道也好,练工夫也好,第一关尾闾,包括腰部以上,通通没有打通,所以影响肠胃、肾脏、膀胱等,百病丛生。如果这一关通过,就健康多了,那么人体内脏胃以下半部,应该没有病了,而且不管男女,生理上保持年轻,像儿童的身体一
《庄子諵譁》《我说参同契》
--------------
我二十六岁的时候在成都,当然我的这一班朋友也不晓得我学佛,那个时候有一个高人隐在成都,这个人在佛教史上找不到,但是同你们这里有关系。太虚法师当时有个弟子叫大愚法师,他在推翻满清以后的北洋时代做过教育部的次长,地位很高,后来出家了。太虚法师是他的剃头师父,他当了和尚以后学禅宗,自己参禅。那个时候是民国初年,谁都知道大愚法师有神通,他参禅悟道有神通。因为他玩了神通,表现神通是犯戒的,很严重,佛不准玩神通的,禅堂里更不准玩神通。
如果一个比丘悟了道有了神通,在禅堂里用了神通的话,按照丛林制度,戒律上叫“迁单”,就赶出山门,不准再进来。怎么赶出山门?照老规矩,要跳门槛出去,还要倒转来跳出去,以前的老规矩很严。过去禅堂里有个比丘有神通了,大家打坐到了半夜,那个时候都过午不食,他忽然高兴,看邻单就是旁边位子上的这个师兄肚子饿了,就小声说:“你想吃东西吗?已经到了十二点,过了子时可以吃了。”“没有东西吃。”“那简单!厨房里有锅粑。”那时有些大和尚是严厉执行过午不食,厨房的锅粑都锁起来,怕人家偷吃犯戒。“锅粑怎么拿得到?”“你要吃啊?”“要吃。”这个比丘把手一伸,锅粑拿出来:“你吃吧!”这个大和尚,比如妙老,坐在方丈室,也没有在禅堂,第二天宣佈:“昨天禅堂有人犯戒,站出来!”这个比丘碰到大和尚没有办法了,规规矩矩站出来。“迁单!你做了什么事你自己知道。”
讲回到大愚法师露了神通以后,到处找不到他的影子,结果大愚法师隐居在成都。他有一个皈依弟子,叫刘亚修,以前军阀时代在北京做四川的代表,这个人又风流又想学禅,像大勇法师到西藏学佛法都是他们供养的。这里头的历史故事很多,我要写出回忆录来比小说还好看,比武侠小说好看得多啦!后来有一次袁先生问我:“大愚法师你知道吗?”我说:“听说过啊!此人不知道到哪里去了。”“你要见他吗?我常常跟他见面,在刘亚修的家里。”我说:“那当然!”刘亚修夫妻俩供养大愚法师,在他家里一辈子。大愚法师有时候脾气也蛮大的,写一个条子,要什么什么,不论多少钱他夫妻俩都买来,而且把最好房间给他住的。
然后袁先生带我去见他。见到了,袁先生就讲:“我这个学生,这个孩子啊!很有一点见地呀!”袁先生已经觉得自己很谦虚了,我给大愚法师磕头,他赶快站起来给我回礼,很谦虚地说:“不用!不用!”接着他问我:“你打七参话头,参过吗?”我说:“参了!”“你先生叫你参什么啊?”我说“‘狗子有佛性也无…’,他叫我参这个话头。”“你破了参吗?”我说:“我不知道。”“管你知道不知道!狗子有佛性也无啊?”我说:“有啊!”他又问了我一遍:“狗子有佛性也无?”我说:“有啊!我早知道了有,一切众生皆有佛性,为什么狗子无佛性啊?”他说:“‘无…无…’,参‘狗子有佛性也无’的话头是这样参的,狗有没有佛性啊?无…,有没有佛性啊?无…,一路无到底。”我说:“有啊!”他跟我来来去去好几回:“狗子有佛性也无?”我说:“法师,告诉你有就有,你不信,你的座位我都把你翻起来了!”我抓住他的椅子,他说:“唉!唉!不要动手!不要来古代禅宗那一套啊!”像古代的禅宗,把老师的座位都给他掀翻了,把他掀到地下去了。
后来我们成为很好的朋友,不过我对他很恭敬,他的确很了不起。甚至有一次我穿着军官的衣服走在街上,很神气,忽然看到前面一位老先生穿个长袍走过来,我一看是大愚法师。在街上有很多人,我也不管就给他跪下来顶礼,他就把我抓起来:“不要这样!你现在戎装在身,在街上给我顶礼,不要吓唬老百姓啦!”我说:“没有关系!那些俗人管他干什麽!我们走吧,喝茶去!”之后我问他:“法师啊!你是大彻大悟的人,现在如何用功啊?”我告诉你,很奇妙!他说:“你怎么问我?你比我高明!”我说:“您不要胡扯了!”因为我这个人不老不少的随便跟哪个都开玩笑,我很恭敬他,但是常开玩笑的。他说:“我告诉你,我现在什么都不用功,只告诉你一句话,你记住啊!屁股上面第七节那个骨头特别注意!”我说:“什么?你说我将来会得腰病啊。”他说:“不是啦!你将来会知道。”讲过去算了,等到我后来正式提出白骨观的时候,我把佛所说的白骨观法门每一个步骤自己都实验了以后,觉得很重要,就是那个地方,这位大愚法师就会。你说他没有神通啊?他就断定我三、四十年以后就需要这一点,他就先讲了。
《南禅七日》
  • 峨眉武术在线  峨眉武术联合总会主办
  • 联系电话:0833-5565117 电子信箱: emwswxx@126.com
  • 地址:四川省峨眉山市佛光南路274号峨眉山大佛禅院
  • 川公网安备 51118102000122号  蜀ICP备12009454号-1